一夜多情不負任性

20 Feb 2016

在倫敦,會bar hop。

在大阪,來溫泉hop。

在西班牙San Sebastián,玩pintxos bars hop。

Bar hopping者,一個或一班人,一晚之內,到不同的bar飲完可以再飲,勝完可以再勝。很多時,酒吧與酒吧之間,步行可至,也會乘公共交通工具,偶然甚至騎單車往來。

大阪市郊有一著名的溫泉小區,幾條街都是不同歷史背景格格、各有療效風味的「湯」,一間又一間,這間和那間,如自助餐,溫泉之間有共識,鼓勵來「泡湯」者盡情濫交,肆意溫泉hop,浸完東家浸西家。入住一間溫泉旅館,可免費浸勻其他溫泉,一家便宜家家着。我當然亡命任性,把自己當肥牛,泡在shabu shabu溫泉中把自己變成粉紅色。一晚多間,這間說對心臟好,那所說財運升,過一間又說對免疫系統有利,我泡得忘了自己的名字和老爸的姓氏,爽啊!

San Sebastián,西班牙北部傳統巴斯克區,常吃的小食不叫tapas,他們叫pintxos,和tapas頗相似,最明顯的分別是他們的「點心」多用牙簽串着,pintxos即小矛,因而得名。近Calle 31 de Agosto這街一帶,是大量pintxos吧,一晚之內連環光顧多間是常識,每間都有特色和鎮店美食,每一間小箸怡情,試小點幾味,再向新一食店出發,保持興奮度和新鮮感,愈夜愈爆場,琳琅的pintxos,佳麗三千,任你寵愛自己。

那在香港,可以來個什麼hop?唔使啦,單是多看新聞,已足夠令人長期生蝦咁hop。為了令自己不提早更年期,決定自訂「餐廳hop」。一晚之內,和不同餐廳「一晚企一陣」,每一間短暫one-night-stand,短留一會,吃得精不必吃得多。行程由我而定。

先到中環的Mercedes Me。一開始先來chef’s oysters生蠔三隻(加入了秘魯、西班牙、日本風味),再來個精緻的海苔脆片海膽無花果小點,海膽和脆片中間配一塊oyster leaf,味道和質感的組合相生相剋,新鮮的活潑美在口在盛放;鴨蛋原個上,裏面蛋黃流心注滿豐滑輕盈薯茸湯,還暗藏一顆小小的西班牙sobrassada香腸,賣相與美味並重,精緻得愛不釋手,再點一道新鮮burrata芝士,白皚皚的軟雪旖旎香糯,上面灑上黑芝麻碎粉和薰衣草小花,吃之時才淋些番茄車厘子 gazpacho伴小多士吃,就嫌薰衣草小花香氣不足,只提升視覺未見提味。我點了常被看漏眼的奧地利白酒,是夜最佳舞伴當之無愧。

除了生蠔沒驚喜,其他大滿足。乾杯,轉場。徒步走到URA新派居酒屋。主要為了別致的北海道蟹膏多士。BFF的comfort food是豆腐,來個醬油、芝麻、松露油凍豆腐三吃,再添一碟燒青椒仔,一瓶sake,邊談邊笑,不亦快哉。

從從容容來到第三站,步行五分鐘到了專吃意大利Cicchetti的小店。像西班牙的tapas像pintxos但他們叫作Cicchetti的小碟。店太小,答應過店主千萬別張揚店名,守諾。遇上Friuli之夜,Friuli紅白酒,家鄉菜:煙燻紅蘿蔔,香炒辣番茄Langoustine、家鄉羊肉球、慢煮牛仔肉磨菇卷,最後加一個Milk gelato配梅子醬作結。無憾。

一夜餐廳hop,一頓飯吃足四個半小時,既有慢食慢活之快,亦有one night多stands的不辜負任性擁抱新鮮,好友們問定下次幾時?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