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大鳥的傳奇

18 Nov 2015

去年10月,有隻原本要去鄱陽湖過冬的小白鶴,不知為何竟然脫隊,遠離三千公里之遙,出現在台灣北海岸金山的清水濕地。

這種白鶴,全世界不到四千隻,台灣從未記錄。有的專家以為,八成是三峽水壩興築,造成下游湖泊環境的變化,白鶴族羣的棲息因而受到影響。如今此鶴落單,意外到來,當然轟動全島。但若只是迷鳥,一時過境便也罷了,怎知一待竟然滯留到現在,眼看都快從亞成鳥變為成鳥。

更精采的是,近乎一年的日子裏,牠的出現和習性,陸續帶來許多保育和農耕思維的撞擊。一來,牠毫不懼人,沒多久,便跟當地老農成為好朋友。老農呼喚時,牠還會靠近,或者昂頸回報以粗啞的聲音。老農身形不高,小白鶴一百二,一人荷鋤耕耘,一鶴仰頸展翅,構成和樂的鄉村畫面。長久相處下,兩者之間已是家人關係,田間的工作夥伴。

小白鶴長時旅居,帶來的驚喜是多層次的。初時,牠在茭白筍田,大啖福壽螺,一天竟可吃到三百粒,旋即就解決大半蟲害。只是沒過一陣,福壽螺吃光了,小白鶴轉移到隔壁的蓮花田,啄食蓮子。福壽螺是害蟲,小白鶴吃愈多,老農自是快樂。但蓮子可是產業,每天大量啄食,損失就難以估計。但老農亦可愛,看到大家關切,便不在乎農作受損。

老農也因而改變栽種的習慣,凡小白鶴棲息之地,不再噴灑農藥,好讓牠安心過冬。後來,連原本要過年後插秧的水田亦提前引注水,引進更多魚蝦,提供小白鶴更為豐饒的食物。

清水濕地大如兩個足球場遼闊,過往當地農民無法成熟對待罕見鳥類的意外到來。尤其是大鳥,命運特別乖舛。還記得八年前,有支丹頂鶴家族意外抵臨,同樣造成轟動。許多鳥友蜂擁前來拍攝,驚得此一族羣到處飛竄。農民的起居生活也受到干擾,自不願當成喜事,反而抱怨連連,希望牠們趕快離開,以免影響春耕。清水濕地的存留,更引發保育和開發的爭論,在地人都希望政府加緊開發建設。

小白鶴彷彿是來檢驗環境保護的成績。看看當地人有無更成熟的見識,這回是否已準備好。從最初在北方的彭佳嶼現身,鳥友即密切注意牠的接近。沒過幾日,大家即發現,牠抵達清水濕地。顯見民間生態保育團體,早已透過網路,自發性形成一個龐大的自然觀察組織,掌握各種可能的動態。

小白鶴不怕人,同樣吸引許多觀賞的遊客。物以稀為貴,初時確實引發許多不當的觀察行為,譬如遊客太多,貿然下田,帶來過度驚擾,抑或者利用小白鶴的不怕人的行為,進行一些不當的觀光噱頭,譬如白鶴攝影大賽。所幸這些行徑都被生態環保團體出面制止,小白鶴並未受到太大干擾,大家也漸漸學得,尊重一隻大鳥的生活領域。

為了讓小白鶴安心的棲息,有一生態工法基金會更加積極,主動保價收購老農在濕地栽種的作物,以當地食材提供周遭學校午餐。還把老農栽種的稻米,包裝為金山小鶴米出售。一邊還出版孩童繪本,透過這個難得的題材,讓更多鄰近小朋友學習這堂生態課。

這樣嘗試小而美的環境改變,展現農事的多元教育,與家園的對話自是越發成熟。最近在台灣各地也都有實踐的案例,很值得給予掌聲和肯定。但小白鶴的奇幻旅程還沒結束,人們的驚喜也才開始。

過去,丹頂鶴家族到來,似乎是一種預示,白鶴的居留則像宣示,此地是重要的候鳥驛站。一如人們長途旅行,總需要良好的驛站,獲得充分的休息,其他動物在遷徙的過程裏,同樣需要類似的地點。從候鳥眼光,清水濕地或許只是一星級的旅館,迄今還岌岌可危。但從半甲子前,我就常聽聞大鳥到訪,牠們的賞光,一再提醒人類,這塊濕地的非凡。未來如何周延的保護,勢必考驗相關單位。

小白鶴的新聞迅速傳開後,連俄羅斯西伯利亞時報都以頭條報道,感謝台灣的照顧。善待小白鶴,讓台灣成為友善的生態大國。台灣的關懷不只是針對人,也包括了各種動物。現在當地人都很疼惜這隻小白鶴,感謝牠帶來這個機會,讓大家學習更高度的視野。

明年春天,長大的牠,會飛回西伯利亞嗎,當地人都很好奇。如果繼續留下,恐怕又是一番考驗。但也或許,那時又是另一堂生態課的驚喜。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