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枉一生就是他

19 Mar 2016

有些人,獲獎是他/她的榮譽,有些大師,得獎是頒獎禮叨他的光。

Maestro Ennio Morricone,名字之前,誰都心服口服必恭必敬奉為”Maestro”,正是位處這高度的大師。

1928年生,如今87歲了,意大利音樂宗師Ennio Morricone,為450還是500套電影配過樂,他自己也說不準了,剛憑塔倫天奴電影《冰天雪地八惡人》,贏得本屆奧斯卡最佳配樂,六度提名,首次獲獎,他形容二人的合作是:”perfect”。

「Tarantino找我的時候,什麼也沒說,簡介沒有,要點沒有,就叫我寫十分鐘關於雪的音樂」,大師心想:十分鐘,電影怎夠用?便自己寫了足半小時的樂曲,但寫什麼怎樣寫,他也沒和塔倫天奴談過,導演是大師錄音當天才直接去了布拉格第一次聽,並認為配樂「完美」。他得到的是絕對的自由和信任。他一生,享有過不少這種難得的自由和信任,信手拈來,鼎鼎大名的名導Brian De Palma、Terrence Malick、Roman Polanski及 Bernardo Bertolucci都愛他。著名的「意粉西部片」(spaghetti western)大導Sergio Leone,部分作品被指有些情節嫌慢,大師說導演為了遷就音樂,把畫面加長了。何求?

一生不為討好評審寫音樂,不為荷里活的厚愛去學英文更不玩他們的遊戲,永遠靠翻譯溝通,永遠以羅馬為基地,拒絕過免費的荷里活豪宅,大概因為不識抬舉,你不賣荷里活帳人家亦五次提名都不頒獎給你。剛剛才在倫敦O2場館開完演奏會的他,很多藝深的音樂人認為他不論品味或是級數,都令榮獲過五個奧斯卡最佳配音的John Williams相形見小學雞。他的一生,是one fine life。

獲獎當然高興,他說,”but it’s not my main goal. What makes me nervous is that tonight I have a concert, and I would like to do my best. That is the matter of concern, not the Oscar”。

音樂才是真章。Morricone認為「音樂需要空間呼吸」,像紅酒的音符,在他手中愈煉愈醇。他從來相信天份、經驗、加上鑽研是成功的先決,而且”studying the history of musical composition over the centuries is very, very important”。世上沒有幸運午餐,才華以外,一切是修來的。

那年他和馬友友合作,《Yo-Yo Ma Plays Ennio Morricone》加上Roma Sinfonietta Orchestra聽得我出神。和他合作過的人還少嗎?但馬友友把他音樂的優雅,奏出細膩的婉轉清揚,氣度高遠。特別是大碟第一、二首歌曲,都是英國電影《The Mission》的樂章,我相信是大師親自挑選的,詩意之中透靈氣,這關於西班牙耶穌會修士遠赴南美傳教的英國電影,宗教色彩濃厚,出世的贖世情懷,以仁愛反思殖民的野蠻與侵略。影片以聖經約翰福音第一章第五節:「光在黑暗中照耀,黑暗決不能勝過衪。」完結,音樂超然之中善美無塵,世界變得安靜無爭。Morricone大概自己特別滿意,1986年此電影沒有為他贏得奧斯卡,敗了給Herbie Hancock的《Round Midnight》爵士樂,他說是「賊劫」(Theft)。耿耿於懷。

今年奧斯卡大會宣佈他得獎時,我在電視機前超興奮喪拍掌,現場滿座的名導演、明星、大製片全場紛紛起立致敬,場面動人,獎有攸歸。他老人家縱然沙場馳騁經年,亦難掩激動之情。獲獎無數國際尊崇,啟發好幾代作曲家、音樂人以致流行歌手,他的閃閃履歷少一個奧斯卡不少,多一個奧斯卡不多,但站在90人大樂隊加90合唱團前,”Everyone started clapping, and then a standing ovation. It was a nice sensation, and also a pleasant surprise because I didn’t expect to be nominated”。千帆過盡,有激悅,還有謙卑。

他相信他對後世有深刻影響,因為他的音樂簡單(believes his vast influence among pop artists is due to his simplicity),”I often use the same harmonies as pop music, because the complexity of what I do is elsewhere”。

任何笨蛋都懂得把事情複雜化,把東西簡化,可以是很繁複的事,明白這道理,執行到這道理,便豁然開朗了,不過有些人要用上大半生。

(更正:2469期本欄文章《拜書者言》刊漏文首一句:「我有幾個非常勢利的朋友,不是對金錢物慾勢利,對文字書本勢利。其中一個拒絕外籍男子的追求……」,謹此致歉。)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