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不敬而酒(一)──酒不醉人

撰文: 于逸堯     攝影: 互聯網

17 Jan 2017

chandler_burgess-0516

中國人的社會,比方說香港的主流社會,飲酒似乎並不算是個很大的民生問題。不是說完全沒有問題,譬如因酒後駕駛而生事的個案,依然有值得關注的數量。但因為酗酒而出現的嚴重社會問題,其普遍性卻是遠比西方國家為低的。香港有法例,禁止向未成年人士銷售酒精類產品;外國除了禁售於未成年者,有些地方如北美洲的加拿大,酒更是不能在一般超市便利店之類平常等閒的舖頭售賣的,只有在政府管理的專門店才可以買到,而且稅率奇高亦限制得非常嚴格。在美國,合法飲用和合法購買含酒精飲料的年齡是21歲,但香港就只有18歲;而美國和香港,投票年齡均為18歲(美國極少數城市,地方選舉的法定投票年齡只有16歲)。這可以看成是美國政府相信,即使你夠資格以神聖的選票來表達意見參與政治,你還是未有足夠的自制能力去善用酒精。

飲酒與投票,哪個比較需要負成年人的責任,並不是在這裏要討論的議題。但為何世界各地對酒精這東西,都有一定程度的限制,這便應該和酒精會對人造成不良影響有關(世界上其實有不少國家是完全禁酒的,但那是為了宗教信仰的原因,所以不可混為一談)。但又如果酒真的如此害人不淺,為什麼我們不就一了百了,完全地摒棄它便算呢?我不是一個酒精的愛好者,所以我沒有去思考過研究過這個問題。但作為一個飲食文化文章的作者,從多年的飲食經驗和觀察中可以看到的是,酒肯定是世界不少地方文化的一部份,而且有其歷史上工藝上和美學上的存在價值。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同樣地,我也相信酒能怡情、亦能亂性。世界上的所有事,本質上都沒有正反對錯。有的都是我們主觀地附加上去的標籤和情感。說酒精害人,是對酒的不公,對用心用意地去釀造它的匠人們的不敬,也是對人類文明的不信任。要知道,喝酒喝出禍來,大多數跟生活環境中許多不同的範圍有關,譬如教育、經濟、家庭、貧窮等等。酒許多時只是讓問題浮現出來的媒介,是當社會上有某些方面失衡了,某些方面腐敗了,便會有人借酒消愁,用酒精來幫助自己去逃避可怕的現實。這樣喝酒,既不是有所需要,亦沒有味覺上的追求,跟濫藥吸毒是類似的情況。

當然,因為太愛喝酒,又不能自控而喝出問題的例子,也絕對是有的。但真正對酒有濃厚興趣,會花時間精神去鑽研它的負責任飲家們,我遇到過的大都是頭腦清醒,用智慧來品嚐而不會被酒精反過來操控自己。因此有人會談「酒品」,即是憑一個人他怎樣去喝酒,便可以大致上推考他的為人以及品格。(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