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味爭(二)──相機先吃

撰文: 于逸堯     攝影: 圖片取自互聯網

19 Nov 2016

quicktake_200_front

我是個完全不善於宣傳自己的愚者,也甚少在文字言語間有意無意自誇一番。這絕非因為本人謙虛,卻是因為性格不好,為人總是不老實,說話諸多計算而已(其實無意的自誇可能還是有的,只是說時自己也懵然)。但當談到食物攝影,或者正確點說,是「相機先吃」這個今日舉世風行的習俗,就請容我自誇一次,因為我相信我真的是這方面的先行者之一。如果大家跟我年齡相若,應該有份見證數碼相機面世和普及的過程。在膠卷拍攝的年代,每按下一次快門,都是一個電光火石之間深思熟慮的決定。因為膠卷的格數有限,每拍一幀都是錢就不在話下,膠卷拍完了,沒有多帶幾卷的話,也便無法再拍下去。

當數碼相機出現,它的幾項革命性優點,令我們的生活從此變得不一樣。沒有了膠卷的數量限制,又可即時看到拍攝效果,加上毋須沖印,自己在電腦簡單調光調色,便可直接在網上與朋友甚至陌生人分享,這些都令大家的拍攝慾和拍攝主題對象大為改變。拍攝這回事從此變得隨隨便便,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發生。

我也是因為數碼相機的出現,而開始養成拍攝食物這個習慣的。蘋果電腦在1994年推出他們的第一台數碼相機”Apple QuickTake 100″,不久之後再推出150型號,兩款都是跟柯達公司合作。之後的QuickTake 200便改為跟富士合作,外形設計也變得很不一樣,比之前更像一個輕便的普及型全自動相機。於是,我便決定買下了我人生中第一部數碼相機。而在我購入了QuickTake 200之後,沒多久蘋果便放棄了他們的數碼相機項目。所以,我的QuickTake 200可以說是件末代產品。它陪伴着我,在上世紀末的幾年間,拍下了不少解像度很低但紀念價值很高的相片,當中包括不少食物的寫真。這些相片,今天還有留在我的電腦裏面。

其實都只不過是不到二十年前的事,但那時候和今日真是大大不同。還記得最初我在餐廳拍食物,經常都會遇到旁桌客人奇異的眼光。有的是出於好奇,不明白這傢伙把相機鏡頭對準自己面前的食物是在幹什麼。也有一些是帶有厭惡性的,就是看不順眼我在做着一些一般人不會做的事,明顯視我為怪痂一名,帶着鄙視的目光直射到我的臉上來,毫不客氣。

那時候,餐廳也還沒有表明不准攝影的。我還記得,有一次自己一個人到慕名已久的”Tetsuya’s”吃飯;一個人去這種餐廳已經夠怪的,還每道菜都拿着相機拍了又拍,連麵包黃油也不放過。友善的侍應小姐見狀,以為我想拍自己,還好心腸地提出替我拍一張。我婉拒並解釋,其實我不是想拍在此著名餐廳的到此一遊照,而是真的想拍拍菜餚。她當時顯然不明白我在搞什麼鬼,只報以微笑然後再不作打擾。(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