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味道霸權(二)

    攝影: 圖片取自互聯網

27 Aug 2016

xin_57305083015517181549713

我還在加拿大生活時,有一次和一羣完全不相熟的人,一起去了一家類似唐餐館的地方吃飯,好像是為了慶祝其中一位其實我一點也不熟絡的朋友的生日。吃唐餐是這位仁兄的主意,而在席的只有我一個是中國人。菜來了,其中一道竟然是蒸原條的魚。這尾魚一端上來,其中一位白人女士馬上擺出對此極為厭惡的嘴臉,怨聲從她口中毫不客氣地直吐出來,亦全然沒有考量自己的言詞可會掃人家興。她不停地說受不了的,是因為覺得魚的眼睛在看着她,令她十分不安。其實禮貌地表示不吃便成,大家亦絕對會尊重文化差異所引起的問題,尤其在加拿大這以移民立國,文化多元的社會,這種事簡直是司空見慣。但她卻偏要不停吵嚷,大發偉論說這種烹調裝盤方式如何噁心。終於我忍不住對她說「你平時吃文明的西方美食,吃沒皮沒骨無頭無尾的魚肉時,也不就是一樣在吃一尾魚的屍體,其實有沒有頭根本沒有分別。」

我們天生有同情心,有同理心,這我自己是相信的。當我們看到別人受苦時,我們自然會覺得難過。就算那不是人,而是其他生命,我們也會有同樣的反應。就好像在網路上看到廣西玉林狗肉節,那大量殺狗的場面,生剝狗皮活燒狗毛等強烈影像,的確令許多人對這種行為極之反感,也支持停辦這個血淋淋的活動。但看過這些慘況,在網路上留過言,簽過電子聯署後,可能下班後還是會去吃那些一生被困狹小籠中,受盡折磨而死的炸雞,又或者去吃從小被逼服用各種化學藥物,畸型成長而最後遭電擊極刑的炆豬肉。

不願相信和面對真相,是我們人類千千萬萬種軟弱無能的其中之一。先就是醜化天然的生死循環,然後倒轉過來美化現實世界的殘酷,把自己推上道德高地,好方便居高臨下目中無人。尤其在今天的現代化生活中,我們再不用親自捕魚打獵,再不用親身體會大自然的弱肉強食,再不用親手了結一隻動物的生命,可以好像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痛快地大魚大肉。然後稍一不慎,給你看到那頭你正在吃的,已經被奪去靈魂的動物牠的頭顱和眼睛時,沒有勇氣面對之餘,還要怪責埋怨下廚的沒有一路保護你的自欺欺人,這是何等愚昧和自私的思想行為呢?難道吃飯只要付了錢,把殺戮生命的過程假手於人,自己手不沾血就可以免卻一切責任嗎?(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