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素未謀面(一)──用思想吃東西

    攝影: 圖片取自互聯網

11 Dec 2016

1397635255956

不知由何時開始,我們有了不吃肉不行這一個飲食概念。其實不得不吃某樣東西這想法,絕大多數時間都跟被人認為不吃不行的那樣食物沒有太直接的關係。同樣情況,也在不吃某些東西的想法中存在着。即是說,有些人終生覺得自己不吃米飯不行,但其實身體功能消化系統並不會因為不吃米飯而壞掉,更不會因為改吃其他澱粉質的食品而帶來生命危險。同樣有些人不吃某種食材,如田雞馬肉昆蟲等等可能叫某些人倒胃口的東西,吃了下去就算有不舒服,也可能只是心理作用,實際上那些食物根本不會令身體有不良反應。這個「不能不吃」和「不能夠吃」,其實跟文化習慣,跟心理因素,跟同儕壓力的關係要密切得多。

我們的思想,是閉鎖着我們真正自由的最大元兇。我們自覺與不自覺地給自己設下的好些限制,太多時候都只是源自於不切實的動機和需要。我們覺得自己不能夠做的東西,許多都有無數其他人在做着,而且做了之後也沒有出現世界末日。最簡單而常見的例子,莫過於今天現代人的飲食習慣。當狂吃亂吃之後身體出現問題,當醫生也說服你要避免吃某些食物和多吃另外一些食品時,你情感上卻會認為這是不可行的事。「怎麼可以吃得味道那麼淡,放得那麼少鹽?怎可能吃麥皮這種如此不人道地難以下嚥的早餐?喝咖啡怎可能不放砂糖?吃吐司怎能不塗黃油果醬?看電影怎能不吃爆米花?看電視怎能不吃薯片?吃漢堡怎可以不喝可樂?吃炸雞怎可能不吃雞皮?吃西多士怎能不放糖漿?……」以上這個列項,可以無限地延伸下去。裏面講的所有東西都是事實,但都沒有對錯。因為對與錯不只是有關個別項目的屬性,更和一個人整體上的生活習慣和方式,或確切地說,跟生活的態度和對生命中不同事物的取捨,有着莫大的聯繫。

比方說,「糖」和「脂肪」是食物中很重要的成份。它們本身沒有善惡的本性,不會如毒藥一般只會為身體帶來一面倒的壞處。但若果我是個懶惰的人,完全不做運動,連行路也嫌辛苦,天天坐着吃糖和吃脂肪含量高的東西,我當然會有吃壞身子的惡果。假使我是個運動員,或者從事體力勞動工作,那些吃下去的糖份和油份,能有效地自然消耗殆盡的機率自然高。

從前的人,生活根本不會好像我們今天那樣,事事要求歡快享受,每餐飯都要吃些什麼好吃的,吃飽了也撐着肚皮硬把東西往嘴裏塞。塞出個問題來了,妖魔鬼怪就是膽固醇和高熱量食品。其實,從頭到尾,那妖魔根本就是人的思想和人的心。(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