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膳莫大焉(一)──吃的教育

    攝影: 互聯網

31 Jan 2017

best-noodle-soup-ever_extralarge1000_id-2032786

香港是個溫吞之地。何謂溫吞何謂硬橋硬馬,當然只不過是個相對而言的感覺,並不是能夠科學性地去量度的絕對標準。所以說香港溫吞無力,也是一種情感上的喟嘆而已。我之所以如此說,更多是因為在飲食口味上,觀察到香港人的普遍取向,才有這樣偏頗的注腳。我一廂情願的想法,肯定不能反映事實的全部,也只應看成為個人經驗分享,難以認真看待。

有不少人愛形容香港人的口味「奄尖」、「挑剔」、「了能」、「刁鑽」,只吃最嫰最滑最鮮最甜的東西,而且就把這種口味定性為「會吃」「懂吃」。電視飲食節目,坊間主流市場,無不以這種角度去宣揚香港那個「美食天堂」的稱譽,而且幾十年不變,自我沉醉其中。在廿一世紀差不多要進入二十年代,正值巍巍大國也急不及待要向世界證明自己已經現代化,已經又富裕又強大的今天,還以這種不尖不吃的態度來定性何謂吃得好,是否有點太過落後於時代,落後於當前世界的主流價值呢?

炫耀自己的饌膳,是從基本生活上去區分彼我和劃分等級的心理計算。說穿了,到底還不是對自己的身份地位沒有安全感,和對自己的存在價值感到含糊不實的反映。那些粗糙的、下價的、不值錢的貨色,被看成為貧賤的代表,只適合貧賤的口舌肚皮去承受。這種根深蒂固的勢利,是我們從小就不斷地被灌輸的觀念。爺爺奶奶愛孫心切,煮了一隻白切雞,一定要把雞腿留給小娃娃,以證明他或她是長輩眼中的寶貝,地位超然。這是對小孩子非常普遍的寵愛。但若不加以循循善誘,孩子很可能就開始學會從食物去把人分等級,慢慢培養出分別心。雞腿雞腳誰高誰低,影響着我們往後一生待人處世的態度和想法。

飯桌上發生的事情,雖然大部分時間都是「家常便飯」,但潛移默化的力量,是絕不應低估的。小孩和大人吃飯,那頓飯座上有什麼人,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其實就是我們學會什麼是人情,什麼是世故的處境習作。吃飯前要請安,長輩未起動小輩不能輕舉,乃至用筷子的禮儀、拿碗的手勢、吃東西的次序份量和規格等等,都是如何去洞悉和掌握人生路上種種緩急輕重的基礎訓練之一。這些一點一滴自孩童時期的影響,當然也會直接塑造出日後他們的飲食道德與習慣。

然而,這個模式卻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急速轉變。今天的家庭,孩子能跟家人一起吃飯的機會,一般都肯定比我成長的年代少。而且,不但菜已經大多是由外傭烹煮,煮好之後怎樣吃,也是由外傭負責監督處理。外傭根本不會知道我們的文化,於是一個由美學到倫理到規律到口味的斷層,就把新一代和他們的來龍去脈故土根苗都給隔開了。(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