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醍醐難灌頂(一)

    攝影: 圖片取自互聯網

17 Sep 2016

4348c43ea3204cf1982246ecb07c9ab3_th

我自幼和鮮奶便沒有發展出什麼友誼。我爸爸告訴我,在我剛出生時,奶粉這玩意早已席捲全球,成為都市父母餵哺嬰兒的主流選擇。其實從五十年代起的美國,配方奶粉的市場便已日漸成熟,而奶粉也被視為科技的成果、進步的圖騰。母乳哺育被看成為過時的、阻礙女性得到自由平等社會地位的絆腳石。雖然在七十年代起,母乳開始逐漸有回歸潮流的趨勢,但大眾為了方便,也為了顯示自己與時並進和有科學頭腦,紛紛摒棄自然的人奶,轉用人工合成的奶粉。所以我這代人,都是吃奶粉長大的,和母親之間的聯繫,可以說就是缺少了這一環。時移世易,今天奶粉依然是個大生意,甚至荒謬地變成了最熱門的走私水貨項目;而母乳,亦已重新登上它那無可取代的地位了。

如上所述,我是吃奶粉長大的。嬰孩的我還在醫院未曾回家時,護士姐姐們把當時得令的配方奶粉,全都拿來給我試吃,看看哪一個牌子的出品,最能夠體貼我還未吃過人間煙火的稚嫩脾胃。怎料我天生一副賤骨頭,護士姐姐們一心把市面上最好最先進的給我試用,奈何我的腸肚毫不領情,只管用盡各種方式去排斥這些高貴的奶粉。我爸爸說,當時試了十多二十種,我的身體全都受不來。最後護士姐姐說,只餘下一種售價最便宜的新入口日本製奶粉,看看我們要不要試試。結果,就是這款當時沒有人選擇的平價貨,把我一點一滴的由嬰孩養大成童,也同時預示了我這個人不服從主流、口味偏離大眾、專門另覓蹊徑的乖僻本性。

今天看多了接觸多了有關飲食的資訊和常識,明白到有關「奶」這奇妙不凡的食物,對人的身體很可能是有好壞兩面的影響的。這些好壞影響依舊甚具爭議性,沒有一個說法可以完全無誤地解釋所有情況。我們用盡吃奶的力氣,也未曾有足夠的智慧來透徹了解我們自己奇妙的身體。尤其當我們嘗試用「自己的方法」,企圖改變自然,企圖走捷徑抄小路,企圖令生活幸福美滿,卻原來做了些對自己和對整個物種乃至整個地球有害的事,自己也懵然不知。

回過來再說奶和奶粉。人奶是我們天然的育嬰主食,是到目前為止任何配方奶粉都不能完全模仿得到的。其他哺乳動物的奶水,成份跟人類的亦截然不同。所以幼嬰是不可以喝牛奶的,更不能以牛奶完全替代人奶和配方奶粉。那麼成年人呢?牛奶又是否真的適合成年人,或者說不分體質不分種族的所有成年人飲用呢?(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