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逸堯專欄:飲食霸權(一)

    攝影: 圖片取自互聯網

20 Aug 2016

2010926111713435

幾天之前,我到一家粵菜餐廳,好像平常一樣的一桌子人,歡樂地吃了一頓豐盛但平實的安樂飯。其中一道菜是乳鴿,每人一隻興高采烈的,而且是全體原隻,沒有切件的有頭有尾腿翼雙全。這樣每個人面前,各自擁有一整隻鳥的光景,當中不得不承認是有種原始的滿足感的。滿足感來自有如獵人捕獲獵物,保持原體直到享用獵物的一刻,才近乎儀式性地把它分體拆解一樣。因為把小心烹調好的原隻獵物切開的一刻,很有象徵收成的意義。情形有若今天許多開工揭幕或者喜慶宴會,都例必有一整頭燒豬或者乳豬簪花掛紅的躺在那裏,主角人物在眾目睽睽之下,拿着斬骨刀從頭到尾由皮到肉解開那頭豬,然後大家鼓掌起哄,是以大吉。這裏甚至有涉及宗教文化的民間習俗在其中,那頭完整的燒豬,其實大可看成為祭品。而儀式本身,也着實包含了敬謝天地、祈求保佑的心意。

這種祭禮的文化,似乎也不只是華人獨有。奉獻牲口是不少民族古老的俗例;逾越節的羔羊,感恩節的火雞,清真婚宴上的烤全羊,這些都是一直留存到今天,還在民間奉行的禮節。其實我個人覺得,今天我們切生日餅的整個舉動,也是大同小異。那個完好無缺的蛋糕,它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在壽星君把它上面的蠟燭吹熄後,提起刀來痛快地切下去的剎那。只不過,蛋糕不是生物,是人造的貢禮,可以造得要多可愛有多可愛。這樣「橫刀割愛」的時候,大家便好像不會有皮肉分裂的那種血腥聯想而已。

回到那一隻乳鴿。我那天拿到的,是其中最小的一隻。把牠坐放在我面前的小盤上,牠頭向下垂,嘴張開,形態就是你在任何一家燒臘店看到的,任何一隻烤熟了準備成為人類盤中美饌的那個模樣。我把面前這隻小鳥的特寫用手機拍下,回家後把照片發到自己的社交媒體平台上。然後,反應很快就來了。也不全然是我意料之外的事,只是我發照時並沒有考量過什麼而已。首先是,有表示看樣子有點叫人不忍心;然後開始是隱喻這個菜的殘暴無情;繼而是抨擊拍攝者的人格。就是這樣,我也沒有作出任何回應,只是考慮片刻,便毅然把相片拿走。

這件事令我想起許多年前,我還在加拿大生活時,有一次和一些跟我完全不熟稔的人,去了一家類似唐餐館的地方吃晚飯,好像是為了慶祝一位其實我一點也不熟悉的朋友的生日……(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