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狂亦俠亦溫文

18 Jan 2016

不能想像美好人生可以沒有音樂。純粹不能。古典的好,流行的好,祖母哼的歌謠都好。總之要有。《詩經》的風雅頌、樂府都是歌,宋詞能入曲,故又有曲子詞、樂章、琴趣之稱,音樂明顯是必需品。

《竊聽者》的主角劇作家德雷曼說:「你知道列寧曾經如何說貝多芬的Appassionata ?『如果一直聽下去,我將不可能完成革命』( ‘If I keep listening to it, I won’t finish the revolution’ )」。F小調鋼琴奏鳴曲Op. 57,又被稱為「熱情奏鳴曲」,美好得可以使大魔頭列寧放棄革命,他自認。音樂可以降服魔性。
非筆墨語言所能形容的,它能表達,非沉默所能道出的,它可言傳。音樂,有異能和魔法,連愛因斯坦也說,如果不當物理學家,他會是音樂家,他是用音樂來思考的。莎翁名劇《威尼斯商人》夏洛克的名言:「有人不愛看見張開嘴的豬,不喜燒豬的口是張開了的,有人一見貓就發脾氣,有人聽見風笛聲就忍不住要小便……當遇上能撻着他們的觸動,便得不由自主的作出情感反應」,”for our natural response, master of passion, sways it to the mood which controls our emotions, causes us to react on what it likes or loathes”。
Sways it to the mood。
從沒想過兩把大提琴,可以這樣精采絕倫。兩個男生,不,兩個大男孩,化高昂激情和高超技術入樂章,大提琴二人組2 Cellos,自2011年組成至今,技驚四座所向披靡,凡見過他倆表演的,無不被其感染感動。Sways it to the mood,他倆奏着大提琴,飛揚處豪逸,婉約處矜細,即興處百厭,總是熱情躍騰,吸睛吸耳吸神度三高,你只能乖乖投降。

Luka Šulić和Stjepan Hauser,前者廿八歲來自斯洛維尼亞,後者廿九歲來自克羅地亞,二人都自幼開始習樂,接受正統古典音樂訓練,曾分別負笈維也納,倫敦 Trinity College及Royal Academy of Music深造。年少時在大師學堂中認識了對方,奠定了日後的合作緣份。音樂武功雖然精湛,但古典音樂表演不易為,在山窮水盡時,友人提議他們奏奏流行音樂,便拍了一條短片,雙劍合奏互片拉出Micheal Jackson的 “Smooth Criminal”,在YouTube即時爆紅!大提琴與米高積遜?怎可能!全新的感覺,有種瘋狂也離經叛道,流行音樂脫胎,古典樂味換骨,熱情洋溢也出神入化,而他倆仲要靚仔!之後的就是歷史。上了《 The Ellen DeGeneres Show》,Elton John親自致電要求跟他巡迴演唱,每一次他倆為演唱會揭開序幕,暖場兩雄都得到全場起立喝采,大姑媽說前所未見。

有機會上YouTube看看聽聽他們玩嘢哋兩個人一個琴,奏Coldplay的《Every Teardrop Is a Waterfall》,又或者Bach Double Violin Concerto in D minor – 2nd mov,又或者Vivaldi Allegro,你會明白什麼叫亦狂亦俠亦溫文,他們融了自己化入弓弦之中,迷離的眼神,欷歔的嘴角,肉緊的眉梢,人琴合一,彼此在探戈又在競爭。兩個好兄弟有點hehe味,但又似胡一刀與苗人鳳的生死相許在台上,不過二人用同一種兵器,彼此完成了對方。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