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煒和專欄:三叔公遇險記

撰文: 麥煒和

25 Sep 2017

fdsaddsa

夕陽斜照,院舍安樂椅上坐着一名老者,他卻亳不安樂──伴着老者的,除了約束衣、鎮靜劑、紙尿片,還有一臉空洞的眼神……

本欄讀者想必也認識三叔公,這角色是取材自筆者一位長輩,他精靈風趣,卻篤信養生道術,結果經常墮進偽醫學陷阱,猶幸每次都能化險為夷。可惜現實世界的三叔公沒有那麼幸運,以下講述他遇險的故事。

房顫(Atrial fibrillation)是常見的心律不整,與年邁、高血壓有關,房顫最大隱憂是會併發心源性中風,通常影響大範圍血管,患者不死也得永久殘障。幸好,醫學研究證實,服用抗凝劑能有效預防中風,及將其風險大幅降低達三分之二,過去數年,業界推出了新一代口服抗凝劑(NOAC),令治療更安全和方便。

講回三叔公,他也患有房顫,身體別無大礙,一直由家庭醫生跟進及處方抗凝劑,情況穩定。去年某天,筆者接到三叔緊急來電:「煒,三叔公本來都好地地,今早起牀突然語無倫次,更完全唔認得人。」

「三叔,你與三叔婆立即送三叔公到醫院,我再會合你們。」

電腦掃描發現,三叔公神智不清,原來是得了急性後腦動脈栓塞(註:典型的房顫引發心源性中風),以致認知和記憶功能失常:「大家要有心理準備,三叔公可能永遠也好不過來。」

三叔婆發言了:「三叔公有跟開某位以另類療法見稱的神醫,常說中風都可治斷尾,不如請他出山試試。」

細問之下,三叔公原來於月前經該神醫教唆,以「西藥傷身、多副作用」為由,私下停服抗凝劑,改用食療「正本清源」,他之所以中風,毫無疑問是停藥所致。在沒有理據下不給予或為患者停止標準治療而令對方永久受損,這類sin of omission絕對是專業失德,然而,可被制裁的只有註冊醫生;那些自以為是、信口開河而最終累及病人的所謂另類療法,卻完全毋須負責,我想他們大概也不會受良心自責吧。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