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煒和專欄:幻海奇情之回眸

撰文: 麥煒和     攝影: 網上圖片

14 Jul 2017

mi_vertical_keyboards_4-_cb278962455_

我叫家強,是業餘鍵琴手,即人稱的band仔。最近,我意外弄傷膝蓋韌帶,要接受內窺鏡手術。入院當天,在登記處等候期間,我順道打量了這所將要入住的舊區醫院,此處裝潢頗為陳舊,大堂牆壁更嵌着無數黑白頭像照片:「哥仔,第一次入院吧。」

是排在我後面的老先生:「我叫黃伯,是醫院常客,冇法喇,年紀大,又有糖尿,隻腳爛了半年唔斷尾,醫生要我住院洗傷口。」

「不知何解,總覺這裏有點怪怪的。」

「你講牆上的肖像?街坊俗稱它們『神主牌』,哥仔定是不習慣舊社會禮教。話時話,這裏有個禁忌,他日出院離開病房之時,千萬別望番轉頭,不然的話,嘿嘿嘿……」

入院以後,我不斷想起黃伯的說話,究竟為何不可望番轉頭?是否會發生靈異的事?就像神話中的天琴座奧菲斯,在冥界出口回眸一望,結果令妻子歐利蒂斯墮進永遠的無間地獄,還有,病房中的護士,她們會否像狂女邁那得斯,甚至蛇髮女梅杜莎,看一眼也得變成石頭? 再者,醫院大堂的神主牌……

「先生,留了小便沒有?」我抬頭一望,嗚哇!但見來者披頭散髮,還有空洞的眼神,我忍着膝痛奪門逃離病房,本能地往前跑,驚魂甫定正想喘口氣之際,嗚哇!我赫然被牆上數百對陰森的眼睛瞪着,慌亂之間,我竟誤闖了最恐怖的醫院大堂,嗚哇!

「哥仔,汝何故在此?」

「黃伯救命,有蛇髮女、神主牌……」

「傻的嗎?她們是護士,只怪人手短缺,前線要一個人做幾個人嘅嘢,忙到甩頭甩髻、目光呆滯,實在我見猶憐,但她們犧牲自己、為人民服務的精神,着實叫人蕭然起敬。至於神主牌上的,是多年來捐助本院的善長人翁,同樣叫人蕭然起敬。我教你出院不要望番轉頭,是因為『唔老黎』,難道你想再次入院,增加病房的readmission rate(註:管理層長期監控的績效指標KPI之一),和拉低啲statistics咩?」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