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煒和專欄:醫在江湖

撰文: 麥煒和

08 Oct 2017

本故事發生在火星上某醫院。

「溫醫生,病房有沒有interesting case?」

「棘手病症就有一個,七號牀昏迷那位先生。」

「終於出現難倒溫醫生的怪病了嗎?」

「患者過往無嚴重病史,兩周前突然發燒和癲癇持續發作,昏迷至今,掃描顯示大腦顳葉出現信號變化,最大可能是特發性腦炎。」

「所以話冇嘢係難得倒溫醫生,特發性腦炎的治療是高劑量類固醇加標靶藥物。」

「我當然知道,但患者檢驗報告還有些疑點,好像腦脊液讀數偏高,抗體指標也未有結論,故此不能確診特發性腦炎。患者已昏迷兩周,拖下去只會更難治癒,甚至失救死亡。」

「既然有可能是特發性腦炎,何不落藥博一博,給患者一個機會?」

「醫病嘅嘢並不是博一博咁簡單。」

「我知,你擔心被家屬投訴。」

「家屬不是怪獸,再者,醫患溝通貴乎坦誠,只要給予時間、耐心,我相信對方最終也會軟化。更難處理甚至不可能處理反而在建制之內,譬如負責監控服務安全與認證的X主任,類固醇治療有一定風險,包括引發嚴重感染、急性肝衰竭等,X主任要求零風險、零意外,假若出了事,他肯定大興問罪之師,而且X主任睇得盤數好緊,要他批出資助購買昂貴的標靶藥,實在難過登天。還有聲稱親自診治過一百五十個特發性腦炎典型病例的Y教授,他說七號牀患者情況未夠典型,所以對類固醇治療有所保留,教授反對,在下哪敢自作主張為患者落藥?別漏了Z醫生,他對我的職位虎視眈眈,無時無刻想捉我痛腳、挖我黑材料,故此我絕對不能大意,讓他有機可乘砌低我。」

「唉,醫在江湖,身不由己,最終害苦了的是病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