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煒和專欄:It Depends

撰文: 麥煒和

12 Sep 2017

「溫醫生,有個consult想請教你。」

「我們一路行一路講。」

「患者診斷為癲癇症(香港又名『腦癇症』),我已按程序安排了腦電圖、磁力共振掃描和處方抗癇藥Tegretol。」

「既然程序已能解決問題,為何仍要chur我?」

「嘻嘻,作為後輩,當然要俾面溫醫生。話時話,是否所有患者也如程序所說,需要腦電圖和磁力共振?」

「It depends。」

「即係……」

「即係不能一概而論,比方說,已知癲癇症及病情穩定的,便毋須重複進行磁力共振;新診斷尤其局發性癲癇,便應盡快接受包括顯影劑的掃描以排除結構性病變,懷疑是病毒性或免疫性腦炎更要即日進行;難治性癲癇便應安排精細的coronal、angled axial或3D-isotropic顳葉薄切片以計劃手術治療;非緊急但心急的病友,亦可考慮自費私家掃描……總之,掃描的時序和應採用的序列,是取決於患者個別情況。講開又講, 抗癇藥最少有十多種,你好像揀了最傳統的Tegretol。」

「我睿智地想,新一代抗癇藥的臨牀試驗一般以傳統抗癇藥Tegretol作對照比較,目的是證實新舊兩組藥物成效相若,換句話說Tegretol可視作癲癇症的標準治療(Standard Treatment),我想溫醫生也會認同。」

「It depends,但你不應一本通書睇到老,而且臨牀試驗與診治病人完全是兩回事。每種抗癇藥有各自的特性,正如每位患者也有個別的病情,為患者配對抗癇藥,除了藥效和耐受性,還得考慮藥物對患者個人因素的影響,譬如年齡、性別、體型、精神狀況、職業、生育計劃等。故此,選擇抗癇藥,也先要詳細了解患者,及不可一概而論。」

「溫醫生,我覺得愈來愈有理由每天也要chur你了。」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