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周與中國菜

13 Jan 2017

寫稿辛苦,所以今日動筆之前,扒啖飯先!

巴黎中菜地圖

 

做人也辛苦,所以做很多事情之前,我都想扒啖飯先,補充體力去應付。

很多人不相信,去Fashion Week其實不是風光的工作,除非你是那種品牌邀請,出錢出衫出機票出酒店飛你過來歐洲只為看一場show的明星(不過其實個package通常都要包拍一輯雜誌的「時裝大片」所以其實也不是咁嘆),否則,比如你是「跑」時裝周的媒體人,每天趕七八場秀,show與show之間通常只得二十分鐘時間要你趕四十分鐘的路程由城市的西南角撲過去東北盡頭,這種披頭散髻裙拉褲甩每天還得重複多次,偏偏還要穿著貌似「好看」但十分辛苦的「啡唇」連環走鬼……這種生活是要夭壽的,不過旁觀者通常都以為好glamourous!

所以Fashion Week的時候真的好需要扒啖飯,就算沒有這種奢侈能出門前來半碟養足能量,至少亦希望收工後隊一碗慰勞下自己!

恐怕時時在外出差的人也同此心吧!

其實在時裝周混了足十年的我,什麼雜誌feature未做過,但至今最想做的,只有「巴黎中菜地圖」,不,是世界各大時裝城市的中菜地圖,不過由我熟悉的巴黎開始,再慢慢擴展至米蘭、倫敦、紐約……好等那些踩着六吋高踭鞋,或者穿着二十斤珠片衫,或者揹着三百磅攝影器材頻頻撲撲一整天的真正”Fashion Victim”們,晚上可以暫停懶型,嗅嗅米氣。

思鄉之胃

 

我常說,我不算嚴重思鄉,但我的胃是。

年紀愈大,離鄉別井時可以唔食飯的堅持就愈短,後生去歐洲旅行兩星期,可以由上飛機那刻背棄米飯,直到回港也不懷念。如今,至多三天!沒有中國菜,任何類似的亞洲菜都殺,頂住檔先!如果一着陸那天有人為我以撚手廣東小菜洗塵,當然也無任歡迎!

但這邊廂對中菜渴求的密度收緊了,那邊廂對內容的嚴格性卻鬆了。

以歐洲最有規模的倫敦唐人街為例,十年前的倫敦唐人街其實是「香港唐人街」,餐廳幾乎全是由香港移民主理,所以菜式口味都是香港口味,差不多間間都是廣東話點菜OK;近幾年的倫敦唐人街則變成了「中國大陸唐人街」。

我不知道是因為早期的香港店主都放棄了轉型了,還是開放後大陸移民或居留者漸漸增多到壓倒原來的地頭龍,總之現在同一條唐人街,很多原本賣點心燒臘的港式菜館,都改賣什麼串串香,麻辣香鍋之類的,總之以前走進倫敦唐人街,你會覺得自己回到香港開飯,現在則是像返大陸工作之後在北京、上海、成都或任何一省一城總之不是香港的地方尋吃一樣。

哈哈,大概有人會說,大家都是中國菜,到底你的舌頭要不要分得這麼細呢?

對於某些沒有提供很優質廣東菜的城市(其實有但不好找),比如Paris,我的胃袋都開始被迫對「外省菜」妥協了,辛勞工作一天後,居然也漸漸覺得有些湖南四川菜館原來也蠻不錯,至少可以止止咳。

但是像我們這種跑巴黎男裝周的,以前他們固定了秋冬秀在1月底最後的周末前後舉行,常常重疊了年三十晚和初一,那頓香港同學會相依為命的異地團年飯,就真的無法將就了,即使是水準不算上好的粵菜,儀式上也得一大班人夾餸扒飯,方便假裝自己沒有為時裝犧牲而可以安坐家中共享天倫!

▂▂▂▂▂▂▂▂_________________

WYMAN WONG黃偉文

 

填詞人,其實最鍾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