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克襄專欄:走訪海龜之島

撰文: 劉克襄     攝影: 劉克襄 (插圖)

10 Jan 2017

tortoise

海龜被漁網套住,或者誤食塑膠袋,已經夠悲慘了,但最傷心的莫過於找不到回家的路。尤其是母龜旅行千里,辛苦回到熟悉的海岸,意欲爬上沙灘產卵,卻不可得。

再者,如今並非每一個沙灘都呈現潔淨、開闊,又無干擾的環境。愈來愈多人迹罕至的沙灘,如今都成為人們渡假休閒的去處,還有的更因污染或水泥護岸,導致沙灘不再,海龜因而也滅絕了。

港台兩地熟悉的綠蠵龜便是典型的案例。前些時,我到台灣海峽澎湖的望安島旅行。這座面積接近南丫島的小島設有海龜館,精彩地介紹這一海洋兩棲動物的生活和遷移,我因而更加了解,牠們所面臨的生存危機。

南丫島昔時也有綠蠵龜產卵,而且是香港唯一繁殖的海龜,但近幾年都未有紀錄。何以如此,根據保育人員調查,綠蠵龜繁殖期,不時有遊客闖入深灣沙灘。此地被列為禁區,但漁護署缺乏強力巡邏和監控的執行,恐怕是最重要關鍵。

望安海龜館除了展示各類海龜的特徵辨別,以及分布環境。館內還有一耐人尋味的石碑「好善堂」。此一碑文記載,130年前,望安地區士紳為保護海龜、耕牛而募款。此立碑明文規定,以津貼獎勵居民矜憐生命,同時報請官府核准,違者重罰,以示恩威並重。早期先民如何保護海龜,碑文當然成為重要見證。

我生平第一次接觸綠蠵龜產卵就在澎湖羣島,因而對牠們也充滿奇妙的感情。走進海龜館,聆聽在地人導覽,當下便認真地取出筆記本,抄寫了諸多感想,還提出許多問題。他們對答如流,知識不輸海洋學者。重點更在,對海龜充滿誠摰的感情。縱使聆聽者只有二三人,還是賣力地講述,希望更多人知道海龜的各種故事。從他們的認真投入,我隱隱想起昔時保護海龜和耕牛的美好。只可惜,館內硬體設備略嫌不足,我無法獲得更豐富的知識。以下則是從講解口中整理爬梳的綠蠵龜行為:

牠們交配時,一隻雌龜在海上潛游時,常有諸多雄龜過來意欲和牠交配。雄龜會附在雌龜身上緊緊不去。其它雄龜見狀亦不管,同樣攀爬其上,常爭得頭破血流。當一隻雌龜背負三四隻時,常難以仰頭,冒出海上呼吸。嚴重者,甚至在海底溺斃。

交配後,雌龜獨自離開,朝認定的棲息地前進。如果牠喜歡了,每年固定會回到那兒。趁暗夜,悄然上岸,在離海一段小距離的沙坑挖洞後,辛苦地產卵。產卵時,往往進入半昏迷狀態,約莫產下百顆後離去。日後,再數次回來產卵。每一窩約上百粒龜卵。

約莫半百之日,小綠蠵龜破卵而出,這是最為危險的時刻,牠們必須朝大海奔去,那是光源的方向。沙灘上若有其他光源,經常會影響牠們的去處。奔海的過程相當危險,沙灘上會有沙眼鬼蟹出襲,強拉回洞裏啃食。天空則有鷗科鳥類,兇猛地飛降,輕易地捕捉牠們。

小龜們努力奔跑,快點游進海裏。但海裏繼續有其它敵人環伺,各種大魚都會獵捕。牠們要努力游,一直游到飄浮的馬尾藻,躲進馬尾藻叢裏。在它的庇護下,才可能生存。牠們也隨着馬尾藻,在海洋裏到處漂流。以小蝦、小魚與水母等小生物為食。長大一點,開始居住沿海地區,活動於珊瑚礁區或海藻海草牀區。此時,食性慢慢轉移,從雜食轉而啃咬海藻、海草。世界上七種海龜中,只有綠蠵龜是吃素的。海龜從成熟到能繁衍下一代,需要二十到五十年,一般推測海龜絕對有百歲的能力。

望安島在夏季海龜產卵時,入夜後至清晨,禁止進入保護區沙灘,附近建築的燈光也會被管制。根據衞星情報的追蹤,台灣的綠蠵龜非產卵期,大抵在東亞和南亞的海域來去,香港的應該也是。

通常一千隻海龜,說不定只有一隻才能倖存,長大交配後,再定期返回家鄉,繁衍後代。當你了解牠們的辛苦成長,假若在深夜,看到一隻海龜疲憊地爬上岸,勢必會激動不已。因為那是奇蹟之旅,探險歸來最值得喝彩的一剎。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