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夜遊園

17 Dec 2016

動物園有很多,可以夜遊的極少。據我所知,好像全年開放專供夜遊的,只有一個。這也是我唯一去過的夜間動物園,園址就在日園的隔鄰,相信兩園本是相連的,再分支開來。新加坡日間的動物園是座有水準的園,高水準指的是園方對動物的態度。那就是,園地清潔嗎,動物活動的空間寬闊嗎,有沒有動物被鐵鍊鎖着,等等。傳統的動物園是把動物關在籠中的,遊人如逛商場,漫步一列列櫥窗。觀眾對動物像獵人對待獵物,或者軍閥對待俘虜,志得意滿,又總是看牠們不順眼,隨意拿膠瓶襲擊牠們,不准牠們睡覺,拿糖果糕餅引牠們過來伸手討,當牠們是乞丐。獅虎本是夜行動物,白天何以不該睡覺,動物自有吃食的物種、數量的標準,難道人類有特權要牠們超重、高血壓、牙痛和胃癌,要牠們屈辱地表演?還記得荔園動物園的大象天奴,大半生困在只有數百平方呎的籠裏,向遊客跪地乞食,大人拖着小孩興奮地發號施令,其實是虐囚。動物也有動物的尊嚴。

新加坡動物園是一座野生動物園,那就是說,這些園和其他的不一樣,是用新的方法保育圈養動物,因為動物的家園無一例外正遭摧毀,牠們有的受過傷,有的目睹過父母被獵殺,諸如此類,大多瀕臨絕滅,結果只能在動物園中受到庇護,在園中擔任保護自然環境、保護瀕危動物的大使。動物園如果還有存在的意義,恐怕這就是了。而異族的大使是應該受到尊重的。所以,許多國家設立動物保育中心,如紅毛猩猩家園史必樂。同時,各國也開啟野生動物園。譬如中國,早就有北京動物園和上海動物園,然後另有北京野生動物園,以及上海野生動物園。即使收監,監牢也有大有小;而且,動物充其量只能受不許離境的軟禁,而不應囚困,即使猛獸也可用河道隔離。金絲猴在北京野生動物園居住的樓閣和園林就好像很寬闊(後面應該還有),紅腿的白臀葉猴在上海野生動物園自由自在在一個小島上生活。這些動物,都算比較自由。

夜間動物園的專區,只是幾個不同的房間而已,關門閉戶,彷彿內有隱者,遊客容易過門而不入。這個小地方,幽靜隱蔽,其實是夜行小動物的居所,內有分隔的獨立房間,給白天愛睡覺的生物專用。牠們是眼鏡猴、懶猴、指猴等,還有蝙蝠。室內偏暗,但有燈光,小猴有自己的生理時鐘。這個地區才是真正的夜間動物園。當然,我覺得還是可以改善的,如果只有一種遊園方式,眾人坐着火車,匆匆繞園一周,走馬看花,什麼獅子、老虎,連尾巴也沒見一條。雖屬夜間動物園,夜行動物被養成人的生活習慣,還是在睡覺。

夜遊園令人失望,幸而仍有一點兒補償,這裏有不錯的書本和毛公仔。最精彩的是罕見的南美雨林猴子,而且是由不同的種類合成一個系列,總名野外共和國,我立刻就「這個、這個、這個、這個」,不同的猿猴,塞滿了行李箱,牠們每一個都有自己的「護照」,寫上名字、住址、嗜好、脾性等,美國設計,中國生產。如今請牠們出來和大家見見面,說聲您好。哎呀,一組毛猴,因為分別送給小朋友,只剩下五六隻。一隻是環尾狐猴,一隻是蜘蛛猴,兩隻像孿生的鬚猴,還有一隻山魈、一隻長鼻猴。毛猴眾多,精品難求,唯一的辦法是快快照着範本把其他的一一補上再說。至於另一組,則無法填補,因為是橡膠。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