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暉專欄:泰康月餅

撰文: 孟暉

25 Sep 2017

mpw2550_b042-043_001_crop

在上海玩了三天之後,準備乘高鐵回北京,虹橋火車站的食品店裏出售當天現烤的泰康月餅,於是開心地買了幾個。在車廂裏坐定後,泡一杯紅茶,望着窗外閃馳而過的南國大地,吃一塊月餅,又吃一個虹口糕糰店的鬆糕,好像五個小時的高鐵車程也沒那麼枯燥了。

疆域遼闊的結果之一,就是各地生活風俗差異巨大,這一情況也反映在飲食習慣上。在北京,傳統上,月餅都是各種甜餡,我小時從來沒聽說過鹹味的肉餡月餅。在我成長的年代,北京的糕點廠全部為「國營」,當時計劃經濟已經走入了死胡同,這些國營廠體制僵化,管理混亂,後果是市面上的點心都很難吃,不知怎麼搞的,所有糕點,包括月餅在內,都又乾又硬,幾乎啃不動,誇張的說法是扔出去能砍死人。當時有個廣為流傳的笑話:一塊月餅掉在馬路上,被開過的汽車一軋,不但沒有碎,反而完整地嵌入到柏油路面裏。大家想了各種辦法也無法把它撬出來,最後有個機靈人去拿來一根江米條(一種本應十分鬆脆的條形糕點)當作撬棍,一下就把月餅撬起來了。

就是在這樣的狀況下,我的姥姥約好友一起去上海、蘇州、杭州玩了一趟,帶回的禮物裏包括有幾隻鮮肉榨菜月餅。她一再感嘆:「這榨菜肉月餅真好吃,可惜沒法多帶。」那時從上海或蘇杭到北京需坐近五十個小時的火車,也沒有可攜式冷藏冰桶之類的保鮮手段,因此,姥姥只能在上火車前買些月餅,帶回家給她疼愛的兒孫們品嘗。托姥姥的福,第一次,我吃到了小巧的鮮肉月餅,無論是一咬就碎的層疊酥皮,還是鹹鮮的肉餡,在我來說,都是全新的體驗。從此我才驚訝地得知,南方有鹹味的月餅!

到了本世紀初,有一次,我到上海出差,閑了逛街,偶然發現路邊一個攤位在賣鮮肉月餅,和姥姥當年帶回來的一模一樣,我當即買了兩隻,一品嘗,哎呀也正像當年那樣美味!從此就養成了習慣,只要到上海,就一定要吃一兩次鮮肉月餅。如果恰好又路過泰康食品店的話,則一定買泰康月餅過癮。

按規矩,只有中秋節才會吃月餅,但大約上海的鮮肉月餅太受歡迎,所以變成了一年四季的常銷點心,泰康食品店、老大房、喬家柵、王家沙等老字型大小都是天天供應。在我印象中,泰康食品店賣月餅的櫃枱前永遠排隊,有一個下午,從上海博物館看完展覽後再去買,居然已經賣光了。

有時候我也會想,鮮肉月餅對自己真的就那麼有吸引力嗎?我的這份執念,說到底,是眷戀於姥姥的愛吧。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