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有恐怖

撰文: 默存     攝影: 圖片取自互聯網

17 Dec 2016

1771910987-negative-emotions-quotes

問題:我為什麼要流淚呢?

場景:出了問題的不是我,而是我身邊那位。她剛與新交往的男友分開了。

「是因為他消失的前女友突然出現了。」她說,態度異常冷靜,右手腕的疤疤剛好不再滲出血水。「他是着魔了。我理解這件事,但只有同等力度的事發生在他眼前,他才會回到現實。」我理解但不想理會。但她提供了一個不可迴避的詮釋。「我喜歡的那個人,已不再控制到那身體。當那女人出現,另一個人就走出來了。請你幫幫我。」我檢查那男生的臉書。典型的徵狀。只有文字,標點符號時而全形時而半形。多數情況是在發問瑣碎問題,但就以溺水者的語氣。常有一兩個不同戶口會回覆,但那些戶口用的語氣是一樣的。

某種層面上,那些都是同一人。

「你確定那前女友是存在的嗎?」我身陷在椅背上,意識到這場地不能抽煙。「他有在我面前聊電話,也給我看過對話紀錄……我不明白你在問什麼……不,的確我沒有見過她。」她說,「是的,我聽過她的聲音。」能量有強弱之分,但身體就是身體,物理性的,唯一的。然而我又可以怎樣做呢?「那些住在同一身體的生靈,其實不是完整的人,這點你清楚嗎?」

「對,所以……」

我打斷她的話頭。「我不是這意思。我是指,只有身體與靈的結合,才是一個完整的人。無論它們如何爭奪身體,其實都與我們無關。」遠方的樹枝小心翼翼地搖動。我的鹿在那裏,幾乎不動。牠望着我,角抵在樹幹上,一種親密而隱諱的姿勢。

「但我沒辦法……」她哭了起來。

我也沒辦法,我想這樣說。我的能力隨着社交網絡而愈來愈強大,但我想我沒有辦法。我只想安全地活下去。一個身體,一個靈魂,任由自己被那強大而寄生無數生靈的網絡平台所吸引。因為這平台,許多生靈就毋須再擁有身體仍可以存活,在社交中得到生活下去的能量。「他的個人照片最近換成月亮的照片,這是只有我們知道的暗號,我知道那個他仍存在的,只是有時會退到很後的位置。」我為什麼要流淚呢?也許只有這年代,人類才普遍擁有這種經驗,隨時在公開平台接觸到暗號,沒有身體的生靈幾乎與完整的人並無二致,可隨意溝通。有些能力者的技能要消弭了,卻有更多更參差的能量在累積。我想到我的鹿,我那不斷在書寫的靜旻。她早就不是我朋友清單上的人了。

生命像是一塊反光鏡。

「我是收錢的。」我接近暴躁地打開電腦,「這就是職業的意思。」她點點頭,看到我流淚似乎讓她有勝利的錯覺。鹿開始移動,角在樹幹上磨蹭讓牠身體膨脹起來。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