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色設定

撰文: 林越慧     攝影: 互聯網(YouTube)

07 Jan 2017

maxresdefault

黃玥,三十一歲。

那是她一整年最討厭卻又鬆一口氣的日子,過了這一天,彷彿又有新的可能在面前。雖然這樣的場合已經重複了好幾年了,以至謊言不得不一個又一個堆疊,她已經不再有可能澄清。

黃玥的故事在某種意義來說非常的普通,又比普通好一點點,沒什麼大成就,算是能夠無憂地過一生。她在二十五歲的時候在銀行做上了一份輕鬆的工作,薪水卻意外地不錯,不需要拉客,不需要賣笑,卻收着一般要如此才能得到的報酬。曾經有人提出質疑,也被輕快地胡弄過去了。

黃玥後來因為工作關係認識了當時的男友,差不多二十六歲的時候,男友是公司的客戶,對她一見鍾情,早晚接送,獻盡殷勤,黃玥才答應與他交往,畢竟這樣的男子在她身邊並不罕見。第二年這個男友便消失了,她有更好的選擇。

餐桌上圍坐着一羣有着單薄血緣關係、一年只是見一次的人。每人都準備了一些其實不甚值得拿出來張揚述說的故事輪流發表,大部分是勵志的成功故事,也有一些悲劇,然後在座的人誇張地哀號,表面祝願不幸的事快快結束。

黃玥不在場。自二十五歲──也就是她開始在銀行工作的那年,她就不再參加這個固定聚會。她的缺席使她的普通人生故事更加可信。她的母親會說:「阿玥銀行好忙,今天難得去了男友家見家長呀,我們就不要妨礙年輕人了。」這些年來她的故事都是交由母親構思演說的,每一年都隨着一些輕微的質疑而帶點變化,譬如二十八歲那年,席間一個遠房阿姨不知從哪裏道聽塗說黃玥失業在家,母親斷然否認:「轉了公司而已,現在這間薪水比較高。」

「為什麼阿玥從來不帶男友來?還不結婚嗎?」

「哎這個女呀,常常換男友定不下來,我說也不聽呀!」母親的故事無懈可擊,就像演練多次的劇本,不斷修改增潤、刪去犯駁的地方。

這樣的聚會結束後,母親彷彿還沉醉在女兒的成功之中,滿面通紅的回來,自信地對黃玥複述那本應是她的人生。

黃玥,三十一歲。無業,單身,二百八十磅。自父母覺得羞恥而不准她出席新年親戚聚會,已經過了六年。黃玥甚至不被允許承認自己是黃玥,那會丟黃玥的臉,也會丟她母親的臉。

黃玥是幸福快樂成功受歡迎的女性,黃玥不是她。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