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麗珠專欄:後來的浮城

撰文: 韓麗珠     攝影: 網上圖片

04 Sep 2017

0bl5qy00

遊行的前一天,去看一個讀劇的劇場,改編自西西的《浮城誌異》。這個寫於1986年的小說,以馬格列特的畫作為對照,順着細節之流,描摹一個懸浮在半空的城巿,種種日常又奇詭的生活,既有不安惶惑也有對未來的盼望。其中「翅膀」一節,提及浮城居民都渴望擁有翅膀,同時又不知應該飛往何方,只能一邊嚮往遠飛又一邊被困。

如果,浮城,是我城,也是此城,那麼,三十年過去了,浮城仍在半空之中,時常激烈地擺盪,只是,住在城裏的人,有時想要逃離,但也有更多的時候,想要把雙腳更穩固地踏在此城的土地上。

然而,構成一個城巿的,除了土地,還有生活在上面的人投射在土地的想像,只有這種想像堅固強大到了一個境地才能得到一種合法的性質。此城是分裂的,或許是因為,每個人對城巿都有相距甚遠的想像,而且無法找到一致的方向,更有可能,我們其實不習慣想像,然後把想像在現實中扎根,種出頑強的植物。因為打從殖民地時代開始,城巿裏的人們就習慣,生活的磨練,是順從多於想像。

別的城巿或國家,也許植根於歷史,但此城之為浮城,是因為,它根源即為「失去」,或「無」。是每一次的失去,人們更強烈地感到城巿的存在,例如,在失去從未擁有過的主權的時候,失去了曾經擁有過一點點的言論自由的時候,失去曾經以為擁有過的司法獨立的時候,人們會格外清楚地感到自己和土地原來密不可分。

當身旁的人紛紛嚷着要移民(但他們仍然留在這裏)時,我問自己,要離開這裏嗎?心每次都大聲地說:「不﹗」因為,走出了這個以失去所組成的城巿,我將會成為一個永遠的「浮人」(《浮城誌異》裏的居民從五月至九月的夢中狀況將會一直持續着。)

浮城改變的速度,愈來愈快,幾乎是每一天的早上,人們從夢裏醒來,就會發現,現實又被人偷偷地竄改了一點點。我幾乎能預期,在未來的某一天,我仍然在這裏過活,但,怎麼說呢,浮城仍然懸在半空,它卻早已,不是我城,也不是此城,而變了完全陌生的他城。無論城巿和人,被改變的速度,其實遠遠比他們主動想要改變的速度更快。

那麼,遊行或掙扎又是為了什麼?我不是沒有這樣問過自己。

或許只是為了,在擠擁而高溫的街道上,把雙腳堅實地踏在此城的土地上,趁着此地仍是我城。即使誰也知道,土壤的深處,其實是虛空的。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