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鞍上的女人

    攝影: 互聯網

18 Jan 2017

1200px-horse_riding_in_coca_cola_arena_-_melbourne_show_2005

Ute通過電腦屏幕,與地球另一端的中國籍情侶聊天。Ute是德語老師,住在愛華頓附近的郊區。她是奧地利人,年輕時家中有兩匹馬。她一家人也懂騎馬,但那時她喜歡戲劇,於是她去到倫敦。那是她二十一歲時的事。

有些事情,或許因為太遲或太早而錯失良機。她不清楚自己是太遲或太早,很多時她覺得自己其實是弄錯地方。總之她廿八歲就沒再當演員了,累計只在五齣劇中有演出。

屋外她養的雞在叫。中國籍情侶非常驚奇,在他們居住的城巿,沒有活生生的雞與馬。她習慣性地撥動頭髮往左邊。他們是Ute的學生,這種教學方式不錯,是不錯的外快。她丈夫在英國經營影音生意,是她在結婚前最後遇到的男人。是幻想破滅嗎?中國女學生如此問。她從未想過這字眼。不,只是終於,她也成為不了自己想成為的那種人。

「我也想成為演員。」女學生說,但她是一名醫生,沒有實踐就沒有成本。「柏林的戲場界發展好嗎?」Ute其實不知道,她是奧地利人,從沒有踏足過柏林。

Ute其實喜歡這對學生。醫生與藝術家的組合,重點也是性別,女的是醫生,男的是藝術家,對Ute來說,這是另一條路徑。有時她也會想到,如果,如果她那時沒有從馬上跌下來,那匹馬沒有死掉,她沒有喜歡戲劇,那人生會變成怎樣。她現在甚至不是住在倫敦,而是在愛華頓近郊──這比較接近丈夫工作的地方。Entschuldigen Sie,中國籍男人說這德語時發音特別準確。她其實知道,他倆不會往柏林發展的。那只是一種想像──如果你要生活安穩,就需要這種想像。他們什麼也談,大部分時間甚至是用英語對話的。大多時間也是言不及義的閒聊,只有一次,那男的在手邊抄起一本書。那是Susan Sontag的著作,名字Ute不知道,她只是在那中文封面上看到Susan Sontag的臉。

「你跟她長得很像。」男學生用英語說。

Ute一聲驚呼,「我沒想過,我的生活中會再出現她了。」

她所養的狗在吠叫。英國這邊陽光燦爛,這時電話響起,她暫停了與學生的對話。來電的是她丈夫。她幾乎沒聽到丈夫的話。「你該知道,我在上課的。」她只憤怒地重複這一句。她掛上電話,網絡卻出了故障,對話中斷了。

那是一種流動。她很久沒試過這感覺了。那就如坐在馬鞍上,你使用着能量,你在前進,但真正讓你前進的卻不是你自己。當你失去了你的馬,你就再也不能前進了,因為你一直學習的一切,只是一種轉折的行動。

這一刻她復又前進。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