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蟻缽仔糕

撰文: 黃怡     攝影: 互聯網

27 Jan 2017

1058875-1

林葉的惡夢又再成真了。他學期初在美勞堂上用通心粉造的拼貼畫得了高分,被老師裝裱在厚厚的紙板上掛於樓梯邊貼堂;聖誕假後回到學校,老師把林葉叫到課室外說,拼貼畫上的通心粉引來了無數穀牛,已不再適合保留。林葉那天哭得需要林阿母來校接他早退回家,美術科老師和班主任對他們一直道歉,卻不知道林葉哭的原因並非畫作無可避免的腐壞,而是他想起了死因相近的那些紅豆。

有一年的常識科暑期功課是用棉花種豆,老師給每個同學派了一個裝有紅豆、綠豆、蠶豆和棉花的材料包,讓他們試着把豆子種在不同的環境裏,觀察豆子在欠缺水份或陽光時會長成什麼模樣。那年夏天林阿母在高級超市裏日以繼夜的加班,忙着把肥碩的名貴荔枝逐顆修剪果蒂、清潔外皮、像雞蛋一樣裝進設有整齊坑洞的膠盒、再逐粒貼上金色的裝飾貼紙,完全沒有時間指導林葉開始實驗。於是,她無法及時提醒林葉,從缽仔糕和紅豆冰裏面取出的紅豆,雖然可以證明經過加熱和冷凍的豆子已經無法培育至發芽,可是在把它們好好清洗過之前就和一般的紅豆一起種在窗台的濕棉花盆裏,實在並非明智之事。

在貨倉裏通宵包裝的林阿母收到林葉的電話時才知道外面已經天亮了。她的主管讓她調動班別趕回家裏,只看見穿着睡衣的林葉泡在注滿水的小浴缸裏、連指頭都浸到起皺,不住地哭泣、發抖。林阿母想把他從浴缸裏抱起來,他卻哭鬧着怎樣不願起來直到林阿母幫他把窗台上的慘劇處理掉──林阿母走到廚房裏,只見曾經泡在缽仔糕和紅豆冰裏的那些紅頭上蓋着滿滿的一層小黑蟻,一直蠕動着把粉糯的豆肉拆下、排隊運送到牆角裏沒入暗黑的細縫。而老師派發的乾淨生鮮紅豆剛被濕棉花浸透、沒有引起黑蟻的注意,在清晨的陽光下飽滿閃亮。

那個夏天,林阿母在廚房裏放了六個蟻餌才把小黑蟻們完全消滅。林葉在隔絕黑蟻的浴缸裏泡出了感冒,就算林阿母把長相不佳所以報銷的高級荔枝帶回家都無法享受。那份暑期作業卻因為這場有創意的災難而得了全級第一名,像這次的通心粉拼貼畫一樣──我還是不要考全級第一名了,不然黑蟻們會爬到我考第一的頭上,林葉認真地說。林阿母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可愛的傻仔。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