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一翅都沒有(一)

07 Feb 2016

我一直都想大膽寫一下魚翅這個課題,但一直都沒有膽量。不是怕寫出會得罪人的文字,也不是怕去表態支持或者反對任何既有的立場和主張。沒有膽量的原因,其實是怕自己文字功力不夠,思想含混不清,結果只有墮入這個話題的漩渦之中,愈講愈迷糊,愈遠離事實,愈幫不上忙。⋯⋯

這樣吧,不如就由香煙開始談起。從前,抽煙是一種生活方式。在還未曾出現有關吸煙危害健康的說法之前,它曾經是一種很酷的行為,甚至是一種時裝配套。那時候紳士們拍照,手上拿着香煙,或把一支點燃着的煙叼在嘴邊,實在一點也不罕見。當時沒有人會敵視煙民,因為那是許多人日常生活的正常舉動。今天,情況當然大大不同;除了抽煙的人已經變成社會上的少數,吸煙亦被普羅大眾視為會嚴重影響別人的「不良嗜好」。於是,依然選擇吸煙的,便開始要接受愈來愈多的掣肘,甚至承受無形的輿論壓力。不管吸煙者自己本身認知與否,他們其實已經被標籤成壞榜樣。他們在大眾心目中的不受歡迎程度,幾乎到達神憎鬼厭的地步。

吸煙這回事,除了以上談及的這些表象,其實還涉及其他不同層面的範疇。例如煙草的種植文化,香煙包裝和廣告設計美學及當中隱含對社會時代的反映,精品煙具如煙斗、煙灰盅、煙嘴、煙盒、打火機等等的製作工藝,人類的吸煙史,製煙的技術,特別是如雪茄這類的人手製作技巧等等。這些都是人類文化的一部分,值得認真地研究、整理和收藏。再者,香煙與健康的問題,其實跟許多現代社會問題一樣,都是由極度商品化和消費主義的橫行主導所引發的。大量生產的「消費品」式方便香煙,當中其實加入了眾多化學物質如助燃劑,加上從前大量針對消費者心理的廣告宣傳,都是令香煙變得愈普及愈惡毒的重要因素。

讀到這裏,相信你會問:「這些跟魚翅有什麼關係?」魚翅和香煙當然是風馬牛不相及。近年出現對吃魚翅的反對立場,是基於吃它對生態環境的破壞,和採集魚翅時所用的捕獵手法殘酷不仁這兩大原因。這些都跟魚翅的需求量過大有關,所以主張拒絕吃魚翅,是杜絕一切惡果的正常手段。魚翅和香煙一樣,都是因為人類的貪婪無知而出錯,變成一種生活文化上的新禁忌。吸煙的人和吃魚翅的人,都好像是惡貫滿盈的大壞蛋一樣,小則活該受盡大眾鄙視的眼光,重則大可任人以義正嚴辭來教訓批鬥,甚或天誅地滅。但其實,造成這局面,令如此醜惡之事氾濫人間的真正元凶,到底是誰?(下期續)。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