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一翅都沒有(二)

13 Feb 2016

吃魚翅這件事,在中國人的社會已經有相當長的歷史。在眾多地方菜系中,都有不同形式的品翅菜色,而且大多數屬於那種所謂大菜的類別,或給人一個絕非等閑之菜的印象。我這裏所談的,只能夠憑着一個平民百姓的觀點與角度,因為沒有認真的研究理據支持,有的僅是多年來所見所聞的粗淺歸納。若從這裏談起的話,其實一直以來在大眾的心目中,魚翅肯定是一種富貴浮雲的象徵。只要有魚翅,一桌筵席馬上升格幾倍,請客的有面子吃的也有身份。

中國人最愛那虛烏虛偽又虛幻的「面子」;但往往在最後,作繭自縛也是為了這個捕風捉影的面子。面子攸關,那是一切自我存在價值的依據,是由跟其他人比較而來的自信,也是用來壓抑無力感自卑感,令自我膨脹繼而感覺良好的不二法門。說穿了,面子都只不過是內心軟弱無能、小事化大的假命題。為了顧全別人和自己的面子,其實吃魚翅的,大部分都不知亦不懂其味。總之是名貴珍稀的東西,不明就裏只管吃出啖啖虛榮的滋味,也不敢對味道說三道四,因為連皇帝都吃的,去唯唯諾諾讚口不絕便肯定錯不到哪裏。就是這種深層次的奴才心態,不知枉殺了幾多無辜的鯊魚,白費了幾多廚師的心機與工藝。

魚翅由捕獵到成品、由乾貨變珍饈,當中的辛勞和學問是它價錢高昂的原因之一。我們吃的翅針,本身幾乎無味,成菜的過程中要依賴許多用作提味的配料,經過繁複的烹調技巧和程序,才能變出那一盤歡宴上的明星。如此這般大費周章,原本為的應該是一個真正舉足輕重的人物,或者是一樁非比尋常的美事。這種偶然而來的大喜大慶,是要有一些平日難得一見難得一吃的佳餚,來襯托出那真正的難能可貴。而不是好像我們今天過度豐盛的浪費生活那樣,動輒大魚大肉大排筵席,山珍海錯鮑參翅肚全都橫飛墮落,了結在齷齪不堪的邋遢食桌上。吃的人不珍惜罕有食物之餘,更不珍惜自己不珍惜地球,同時亦對自己的文化歷史一竅不通。這種不知所謂的暴發豪奢,不禁令人聯想到奴才不自知,吃了主子碟邊的一口魚翅便覺得與眾不同、高人一等。

如果你的身份地位人格,也只不過值得一鍋昂貴極還是有價錢的魚翅的話,那才真是個悲哀的大笑話。不去拔除這種劣根性,改變這種愚弱的民族性,是很難根治我們今天在極端消費主義亂局中的集體浪費病的。魚翅的問題只是個引子;最終有實力去毁滅地球、毀滅我們自己的,其實是我們自己可怕的人性陰暗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