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燈火 不闌珊

30 Nov 2015

「說有光,便有了光。」創世紀第一章。

我喜歡燈,和聖經無關,可能與上帝有關。與美感、光線、視覺、感覺,攸關。家,家具,燈,極為重要。集美學、創意、個性、性感、感性、魅力、溫柔各式擅長的燈,未必是靈魂,肯定可以點睛。

小時候,看過一個兒童故事,說國王爸爸為了考三位女兒的心思和智慧,出了一條難題給三人解答,大家知道這可能是王位繼承的關鍵題。

問題:如何用最便宜的方法,把民間某破舊的小陋房填滿。

結果,大家姐買了很多最便宣的稻草,把陋室的空間塞得滿滿。二家姐,命人買了很多很多廢紙碎,也把小房子填得密不透風。年紀最小的三妹呢,親身到小房子走了一趟,看過之後,買了一根蠟燭,在內用一點火,以亮光把小房的每一角落都照得飽滿,心眼明亮。在陋室小屋,一盞燈火,就是希望。國王被小女兒的細心聰明和踏實感動了。

自此,我對空淨家居的想像,總是空曠無一物,必有一盞燈,一點光,一泓暖。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斯是陋室,唯吾「燈」馨。一燈,溫馨。

自此,執迷地戀慕美麗的燈火,哪管闌珊。

那些年,在加國讀書、獨活,一生人未試過離家自處,搬入一空洞零家具的apartment,偌大的空間,我堅持自己第一件事要先買一盞好看的燈。可以未有枱凳,最多蓆地,先要有燈。夜了,沒有枱沒有凳,開了自家的燈,較像家。燈下,看書,在玻璃窗的反映裏,外面世界湛藍幽深飄着雪,看見白皚皚在紛飛,天涯共此時,「對你嘅愛仲更深」。可以把自己感動得一塌胡塗。生命在光線下有種溫柔的美好,叫寂寞變得很輕,無聲,與世界一起安靜,或者清醒。

Noguchi的燈,簡潔幾何,日式和紙燈罩,素雅柔情,淡白微黃,不知恁地,亮起來就是泛起一種篤定、一照和諧,視覺隱隱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禪意盎然。我愛。

由是,工作上有了自己的個人辦公室後,第一時間會為自己在新公司換上一私家枱燈,唔係你估,返工都開心啲。Artemide尤其是其tolomeo lamp,彷彿成了廣告人大會指定的燈,取其型、簡約,自我,純青,廢話少說。某程度,成為了創作人的圖騰和身份證,同一俱樂部的會員看見心領神會,猶如一個「反清復明」的發亮暗號。少少扮嘢。

不同的燈,有不同的表情、型格、性情,它們的氣質氛圍,替四周的空氣調了味,增了情緒;光線猶如聲線,有的有歌羅芳,有的有溫度,有的少少清冷,有的帶夢幻魔法,如果燈罩上有故事,把耳朵靠在燈邊,差不多可以聽見一首”Somewhere Only We Know”:And if you have a minute why don’t we go,Talk about it somewhere only we know?”光之旅可把我們帶到另一想像空間。

如果你喜歡homey可愛的氣氛,這燈的表情和眼神太可愛,它叫:小雲。真的是 “Little cloud”,一嚿雲,孩子臉孩子眼,曉笑,望着你,回家看見它亮着,窩心得不得了,設計師說是”an enduring symbol of love and guidance on a light filled path”。可以充電,充夠拔掉電源,無線的小雲可伴你四圍走,還有三種由冷到暖的光線。第一次見,已經想帶它回家玩,因緣際會,在巴黎看見它向我又單眼又揮手,二話不說即時把它佔領,乖乖跟我回了家。

“If you journey to the light in a rapid pace, you are eventually going to hit your head against the light, breaking it, and leave you standing in the dark with your nose burned. Instead, use the light to look what lies in the shadows, as light was intended to do”,關於燈、光,除了實用,還有智慧,自己有了光,就要看真世界的暗和影。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