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書者言

05 Mar 2016

我有幾個非常勢利的朋友,不是對金錢物慾勢利,對文字書本勢利。其中一個拒絕外籍男子的追求,Cumberbatch的氣質加Chris Hemsworth的身形都不要,「我點同佢講《紅夢樓》喎!」我們調侃說「講《Hamlet》囉,《The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或者《The Story of the Stone》,有譯本嘛」,她杏眼圓瞪,王熙鳳上身,嬌嗔中有兩亳子霸氣,花生友的嘴巴自動對摺。

拜書主義,貪文戀字發書寒,除了陶冶性情增廣識見,也有防止面目可憎的作用,是以書店的副題應為「樣衰埋面」,歇後語該為「好過整容」。而語言乏味,思想乏趣的人,也可多讀書,正所謂「多讀兩句書,少說一句話;讀得兩行書,說得幾句話」,是古人的智慧。

你可能以為,拜書的好處比較虛,沒有什麼科學根據。錯了。UC Berkeley的心理學教授Anne E. Cunningham在”What Reading Does For The Mind”(閱讀對腦袋起了什麼作用)的研究發現,多讀書至少有六大好處:

1. 令人更聰明:多看書的人,成績比較好,更重要是他們的聰慧可隨年歲增長,不折舊卻懂增值。

2. 可以減壓:尤其是小說,深入故事之中,令你忘了人間何世,暫擱亂了眉目的紅塵。

3. 更祥和寧靜:靜靜的、專注的坐下看書,讓過度活躍和長期multi-task的你減少焦躁。

4. 增強分析力:書本能增進學識,研究顯示學識淵博洞察力也會強,更易掌握要領或解讀事情。

5. 懂得更多生字:閱讀比談話及直接教授更能學懂生字,活用的生字更多,寫作、對話、日常溝通人際甚至理解他人感受都更準確練達。

6. 增進寫作技巧:看書,就是寫作的健身,有助健筆,近豬者豬,近書者善寫。

拜書,可以是好事,但留心,上述讀書的好處,與品德心性提煉無直接關係。之所以嗜書拜書,還因為相信多看幾本書,可令一個人修養品格提升,但不是什麼書都可以令人變好。市面上,一街都是有知識沒常識,有學識欠品的人,書多讀了官還是做得劣,事還要做得爛,價值觀還要錯得很的,大有人在。加拿大約克大學心理學教授Raymond Mar和多倫多大學心理學教授Keith Oatley分別在2006年及2009年的研究,發現讀小說的人最有同理心,最能兼容他人的意見、信念及興趣。換句話說,最不自我中心,可以並包他人,是以能誠心接受他人、體諒他人。多讀文學故事,才是令人性淬鍊得更溫潤、對世情更多慈悲的普渡、他們的結論甚至發現多讀小說的人是最好的情人。

對於沉淪書海的人,閱讀本身已是一種享受,讀小說,”Exposure to fiction makes us better at reading thoughts and emotions in real people”,透過”mind in the eyes” test(腦袋的眼睛測驗),讀文學小說的人,往往更能準確認出一雙眼睛背後的情緒感知。情人如果沒有同理心,眼界向內,容易祇顧自己,忽略伴侶所感所需。閱讀小說、文學(看電影也一樣),讀書人進入無數小說主角的百年身,穿越生關死劫,生還勝利傷痕,再回頭千年道行。讀書人善於進出靈魂,接觸心靈深處。他們不是醒目是有智慧,比起不閱讀的人擁有”higher cognitive functions”,對人世的磨難志節的培養有深刻的體會,有助鍛造出更優秀的人格。

那小說怎樣讀最好?慢讀(slow reading)又或稱深讀(deep reading)。尼采說”It is not for nothing that one has been a philologist, perhaps one is a philologist still, that is to say, a teacher of slow reading”,語文學家的存在,或許為了教人「慢讀」。也就是慢活的道理。快讀,某程度像快餐,像”fast fashion”,像”One-Minute Bedtime Story”,求速度放棄了深度,在淺水處掠過,沒在深層處浸淫。刻意減慢閱讀的速度,意在加強理解和樂觀,享受和感悟更深也。

王爾德在《Lady Windermere’s Fan》教我的,”People are either charming or tedious”,沒有第三種。我想,世上有兩種人,拜書的,不拜書的,拜的,charming。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