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玩的遊戲叫:野心

30 Jul 2016

我完全可以不顧一切又義無反顧地,把”GOT”的主旋律一音不漏、一板不走地哼出來。GOT者,《Game of Thrones》(權力遊戲)也,這HBO出品的美劇,我忠心耿耿地看了六季,每一季的結局篇都叫我掉了下巴一次,每一次完結都咬牙切齒地巴不得即看下一季,每一個新season上市都興奮莫名有金執的熱切期待開場。

它厲害在哪裏?古裝神怪權鬥戰爭史詩式連續劇,任何人祇會愈看愈着迷,裏面有太多人性,和人性的悲哀;仇恨,和仇恨的真相;生存,和生存的諷刺。人性裏面,展覽着五光十色的自私、野心、慾望、虛榮、愛情、親情、權力、殺戮等等的博弈催化,天下之大,一個君七國王,輔政大臣謀臣佞臣諸侯內憂外患人魔獸,複雜過複雜,殘暴過殘暴,攻心到撕心,見血即封喉,但又充滿智慧和啟示。

第一、二季,”mad king”後遺,《Macbeth》湯底似曾相識,如莎士比亞歷史劇,第三、四季,七國咁亂,像東周列國誌;第四、五季,天下慢慢整合各據一方,似三國演義,但配合魔幻神怪又如《Lord of the Rings》加《西遊記》。不同故事性人物性格,悲劇陰謀陽錯煉成,看成長掙扎和痛悔,心驚肉跳,領悟的深刻,可以影響人生觀,甚至世界觀。如果你不喜歡看得太深,它也有非常壯麗的娛樂性。

說《水滸傳》是一本怒書,《西遊記》是一本悟書,《三國演義》是一本智書,《金瓶梅》是一本哀書,《權力遊戲》卻集齊了怒、悟、智、哀,令人邊深呼吸邊感覺到歷史的陣痛,大地和人類大規模大生大死的命運循環、進化、輪迴與普渡。別以為我聳人聽聞,誇張繪聲,如果你看過,便知道真是咁勁的,否則怎可能風靡全球無限多GOT迷?其忠貞粉絲包括奄尖嘴刁的麥當勞,還有時間珍貴的美國總統奧巴馬,”President Obama is such a big fan that he requested advanced screeners from the showrunners David Benioff and D.B. Weiss”。竟利用特權特事特辦!

“Men rise from one ambition to another: first, they seek to secure themselves against attack, and then they attack others”──意大利哲學/政治家Machiavelli,上哲學課被迫啃他的思想學說時,總覺得他很像中國的法家宗師韓非子,主張「法」、「術」、「勢」三者結合起來治理國家,他的智慧可以 “King’s Landing”做故事統治者的 “The Hand”(輔政之手)。整個劇,從個人到國家,不停在展示野心的魔力,此起,彼落,不息,從自保開始,做到之後便想攻擊他人。教訓是好好駕馭人性之中的野心。

每一季,至少有一個你恨之入骨、想他/她死十次,次次要萬劫不復、死得愈慘烈愈好的賤人大壞蛋,而劇集要命的地方,是一邊建立惡魔的賤格邪惡醜陋該誅,一邊會透露這個人性扭曲之人的出身、成長、環境迫害,即是他/她命運和性格的悲哀的宿命,叫你又憎又同情。「最是無情帝王家」,怎樣的童年,怎樣計算、狼子野心的父親,怎樣的生存條件,怎樣的生命危機,你祇能成為某種人。Cersei、Tyrion、Jaime、Daenerys Targaryen、Jon Snow、Sansa Stark、Arya Stark,像權力版《紅樓夢》裏的賈母、賈寶玉、王熙鳳、薛寶釵、秦可卿等等,在大觀園戰場玩鬥智鬥亂世不死的遊戲。

是關於換世與進化。如果上一代靠恐懼、霸權、財富、謀算治天下,下一代嘗盡了看透了學習了,有能之士生還而起,取而代之,破舊立新,開創新世界,是另一種開天闢地。畫家Dali說”Intelligence without ambition is a bird without wing”,但不能一味有毛有翼便強飛,捱出來殺出來、在屍體堆中浴血不死的新主,在眾多戰役和傷痕裏,學懂了不能太慈善,會死;不能太嚴厲,會反撲;不能祇問對錯,會沒轉圜;不能祇問得失,會冷酷自封;不能太無私,會成為弱點;不能以力服人,會失民心;不能不武力強勢,會不堪一擊;結論是:想天下太平,先天下無敵。有能力的人,才有能力帶來自由、善良、公義,然後不走上一代的錯路。

明白人性之雜之劣之難之後,可能最想遁世隱居。

詩人Maya Angelou的詩我讀得不算多,她這句話:”The desire to reach for the stars is ambitious. The desire to reach hearts is wise”,淘盡古今英雄。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