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漢強專欄:我支持廢物按量收費 沒有「但係」

撰文: 朱漢強     攝影: 明報資料室

17 Jun 2017

早前寫過一篇《文字包裝垃圾》,談內地官樣文章堆砌太多意義空洞的垃圾用語。把視點轉回香港的議事殿堂,也不見得高明很多。最近到立法會就廢物收費政策發言,四十多位發言者,大部分嘴巴說支持政策,但僅僅止於同意原則,然後話鋒一轉,緊接「但係」,和更長的一段反對或質疑的論調。

只要有節有理,其實我並不介意有人反對廢物收費,加上法例實在有不少疏漏,也不該盲目擁抱。只不過,在那許多「我支持原則,不過……」的背後,有太多政治考量。說白了,誰也不敢公然反對污者自付,而把「支持原則」架在前面,就是最佳擋箭牌。

說些老掉牙的經驗。很久以前,政策倡議有一招還算管用的招數,是要求政黨就特定政策表態,以掌握政團的立場,再謀對策。那時的政治團體相對坦誠──你也可以說不夠老練──立場比較清晰。時移世易,尤其在選票壓力下,「貞節事小,議席事大」,含含糊糊似是而非的「立場」,頓成王道。

說回立法會的廢物收費公聽會,我留意到香港公關顧問公司協會代表的發言。她說:「由於公關及市場推廣活動經常是製造廢物源頭,我們歡迎實施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計劃。」正當我豎起耳朵,等着那句「但係」,期望落空。接下來,我先是聽到「希望廢物收費實踐後能在基建設施中帶來顯著的改變及支持源頭減廢」,然後是清晰的政策建言,例如提議在大型活動如貿易博覽、慶祝節日活動及運動賽事中,場地提供者及活動主辦者須嚴格遵守減廢及回收的規定,做好配套,以及在恆常活動作定期的垃圾審查,訂定減廢指標。

垃圾收費,是向全港市民及工商業荷包埋手的政策,未必人人積極支持。功利點說,代表三十五間公關顧問公司的協會,理應維護既得利益而反對政策,但竟然勇於承擔減廢責任,發出難得正面積極的聲音,倒教人眼前一亮。

我的發言帶點感慨,臨場爆肚說:「我支持廢物按量收費,沒有『但係』」。必須申明,作為民間團體,我們不會忘掉監督政策的責任,不會盲目支持;我們也知道,法規複雜程度甚高,挑戰很大,在這個前提下,加上政治互信不足的現實,大家都有責任努力尋找解難方案,而不是丟出「但書」就收工大吉。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