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漢強專欄:詛咒的土地

撰文: 朱漢強     攝影: 明報資料室

30 Jun 2017

fuji

廣東有個地方,好多記者想去,去了卻很多個都被打。我2009年去過,也差點被圍,幸好全身而退。那裏叫貴嶼,是臭名遠播的全球電子垃圾中心。

在這個地方,工人用強酸來「提煉」電路板上的黃金等貴價金屬。聽說一公噸電子廢物可煉出450克黃金,現價約值14.5萬港元。行內叫這個工序做「洗金」,過程中當然別指望會做好污水和廢氣排放控制。明明不合法,卻是公開的秘密。尤其入夜後,那股濃濃刺鼻的味道無處不在,彷彿宣示「洗金」的大模斯樣。

但這些黃金再閃再貴,於我而言,都只是「黑金」。

手提電話則是這樣「回收」的:工人像烤魷魚般,直接把電腦板放在鐵爐上,待焊接晶片、電線等裝置的鉛熔掉,便可用鉗夾出晶片。燒烤過程散發的絕非誘人魚香,而是刺鼻惡臭。因為臭,所以要在戶外進行;為免給人看到,有時更用厚厚的帳篷遮蔽,置身其中的工人,也跟着燜烤。

低價值的電子垃圾,通常沒經妥善處理便丟掉,或者一燒了之,污染毒物便這樣滲入泥土、河溪,甚至在飛煙中四散,由生活條件比我們差的居民,直接承受惡果。當地的回收商當然明白什麼叫自食其果,所以寧花錢買外來的瓶裝水,也不敢喝在地的自來水。

然而,斬腳趾真的可以避沙蟲?汕頭大學醫學院教授霍霞在2003年了解過當地人的健康情況,結果很嚇人。在接受調查的二百九十七名民工中,二百六十人有病:眩暈、惡心、慢性胃炎、十二指腸潰瘍等,特別是從事分拆電路板的工人,估計與電子垃圾不無關係。   工人遭殃,店東也難置身事外,至少其子女未必可以。

燃燒後的鉛會排到空氣裏,一般積聚在離地一米處──正好是兒童的身高。汕頭大學當年的調查發現,超過七成接受驗血的兒童,體內含鉛量都偏高。至於初生嬰兒,受到的遺害更深。2003至2007年,貴嶼的死胎率是福建廈門的六倍,早產率高達六成。   汕頭大學醫學院副教授李燕研究發現,所有受檢測的嬰兒體內,都有超出標準的鉛和二噁英。「嬰兒體內有,即是媽媽體內也有。」當中,父母都從事電子垃圾、家裏開小工廠的,嬰兒體內的指數比較高。

其實,我既書寫人家的故事,也在說我們自家的故事。本港回收的電腦等電器,大部分出口到貴嶼等發展中地區,以不符環保與安全的程序拆解。更甚的是,香港這個自由港,長年沒做好把關角色,容讓海外的電子垃圾轉運內地,令這些地方淪為被詛咒的土地。最近幾年,內地海關嚴控垃圾入口,無出路的電子垃圾或回流或進口香港,促成新界鄉郊成為「小貴嶼」,早前甚至被傳媒發現從事不規範的「洗金」作業。

立法會通過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法規,無論是拆解場地和出入口「四電一腦」,都要求回收業者申領牌照。這條姍姍來遲的法例,最近遭部分回收業者反抗,並以會令員工失業為由,試圖扳倒法規。   對於走正路做好回收的業者,我鼓勵政府多加支援。但倘若他們只為私利延續電子垃圾自由港的惡名,請政府、立法會議員為着香港以至於鄰近地區的環保及公眾健康,挺直腰板,絕不妥協。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