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底交易

16 Apr 2016

想看的電影排在山長水遠場地放映,海外嘉賓可能不介意,記得那時圍牆剛剛倒下,手腳靈敏的柏林影展立即租了東柏林一家老戲院,我們不但不嫌跑到不毛之地麻煩,公幹之餘隨便旅遊,帶着探險色彩,還真比天天出入動物園區的場地興奮。可是作為半個香港人,電影節要我千里迢迢去太古的康怡廣場或者旺角東的新世紀廣場參與其盛,已經是容忍的極限,今年居然加入九龍灣星影匯,出了地鐵穿過兩座商場還要搭一程穿梭巴士才能抵達,簡直就是愛情的考驗,身患暈車浪頑疾的老人家尤其聞之色變,打開購票冊子七上八落,不知道要不要和自己的健康開玩笑。

噢,為了利普斯坦的《窮街柳巷》,到底咬緊牙關豁出去了。

交通時間難於估計,唯有提早從港島出發,隨身帶了輕便讀物,準備到埗坐下看書。也真是合該有事,一不留神過了旺角站,只好在太子走到下一層月台轉線,雖然不那麼方便,幸好不需要搭回頭車。因為不是官方轉線站,月台冷冷清清,我抬頭望着牆上車站的名字,忽然想起八十年代第一次涉足這區,為的是去浴德池。人生路不熟,全靠大慈大悲的朱同志安排起居,第一晚就請我去藝術中心看台灣電影,散場後介紹認識在那裏上陶瓷班的S小姐,三個人在附近的祥記食宵夜。S小姐從事成衣業,閨密是位如日中天的基佬設計師,見鄉下仔什麼都不懂,自告奮勇帶我開眼界,小說《霸王別姬》末段描寫的男同性戀者樂園,當然是景點之一,分上下集搬上電視,似乎還拉隊實地拍外景哩。

三藩市的同類消遣場所我相當熟悉,不過那時「基癌症」在同志圈一發不可收拾,風吹草動怵目驚心,衛生部下令關閉公共浴池,來到愛滋尚未入侵的遠東發現笙歌夜夜照奏如儀,自然喜上心頭。不過設計師把目的地形容得神秘兮兮,一再提醒我不能像在西方世界那麼坦蕩蕩,必須目不斜視暗渡陳倉,幾乎列出一份跡近《素女經》的備忘錄,勒令我背誦後才准進場,空氣出奇緊張。舊式上海澡堂,程序果然和源自歐洲的三溫暖南轅北轍,寬衣後在樓下泡湯,躺在池邊讓力大無窮的老師傅搓一輪背,才登上二樓休息室各自或者共同修行。而且一如嚮導所講,知己知彼的顧客風情悉數以眼角傳遞,歐美慣見的親嘴摸屁股畫面完全欠奉,浸在池中的各款程蝶衣上半身紋風不動,看中合眼緣的獵物漸次挨近,先用腿後用手,悄悄進行水底交易。

「別急,打烊後拉閘熄燈,活動才正式開始。」大門上鎖,過夜的顧客雞啼前不能離開,這點令我覺得很不自在,既擔憂關在籠中的飛禽走獸廝殺得頭破血流,也祈禱新聞版風月場所火災尋芳客包着毛巾逃生的情節,不要由我飾演主角,結果沒有患上焦慮症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加上我本來就不慣通宵不眠,經驗一點也不愉快。

還不死心,隔了兩星期自己一個人摸去,再次掃興而返,此後沒有再光顧。

多少也因為聽聞灣仔有另外一間,試過後認為比較可以接受。叫總統,附設在旅館地窖,裝潢比浴德池摩登整潔,氣氛接近歐陸小鎮。可惜仍舊不能放開懷抱為所欲為,偷偷摸摸這裏捏一捏那裏碰一碰,實在離我的要求很遠,習慣了就地正法,你情我願還要另覓翻雲覆雨空間,未免嫌手續太繁瑣。總統出來,轉彎走幾步路就是六國飯店,奇怪從來沒有打它的主意──我爸爸媽媽的蜜月旅館,有種回到混沌未分的神秘感,雖然我肯定不是在那裏成形的。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