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在一切之外

25 Jan 2016

世俗的價值束縛不了他,世俗的幸福哄騙不了他,世俗的虛榮迷亂不了他。如此說來,他不是超人,就是外星人。起碼,不是世俗人。

有人認為他是外星人,理據不是低級港式恭維,說一個人太勤力,或者思想比較離地天真,而是他有本事自由暢泳於世上各式規則和定範之外。這種自由,很不地球,很非人類。

虛銜本來就是浮雲,在他眼裏更如無物。什麼英女王御頒的CBE(大英帝國司令勳章),或者封他一個”knighthood”,他拒絕。唔係你俾就要,唔係人人恨他便愛,即使Mick Jagger和Paul McCartney都接受了,他還是盛情推卻,因為「我唔知道係用嚟做乜嘅,從冇想過要接受呢啲嘢,亦從冇花一生嘅努力為咗佢」。

是David Bowie。妖,怪,異,奇,艷;偏鋒,離羣,特立,獨行,永遠在一切之外,之上,之下,之旁,之東北偏西,總之不在之中,永遠”being an outsider: an alien, a misfit, a sexual adventurer, a faraway astronaut”。永遠定位不到定義不了定調不來,連他自己也不願意恆定,永遠在重新把自己再創作再發明的人。一個用一生令自己格格不入,令自己很黑羊加上怪小鴨,因為他可以變七彩天鵝。”I don’t know where I’m going but I promise it won’t be boring”,他說。

我的信仰是自由和善良,再好的生活,社會或個人自由貧瘠或營養不良,都是虛好的美好。敢於行使自由,能無拘無束無包袱地,讓自己做個與別不同的人,發展出一個最好的自己,功德無量,幾近得道,是為最靚人生,不必買什麼什麼化妝護膚。大衞寶兒從來不買賬於任何主流或框框,由音樂到美學到性別,沒有界限零枷鎖,可rock可jazz可電子可cabaret,可男可女,無可無不可,就是無限。

法國諾貝爾獎作家卡繆說:The only way to deal with an unfree world is to become so absolutely free that your very existence is an act of rebellion.

反叛,背叛,亂叛。他的音樂在他生前死後誰都談過二萬次,我着迷於他的自由創作態度。世上不少人自以為很與眾不同,但很少人的創作能與眾不同,更少可以令世界不一樣。他可以。透過自己,令世界不再一樣,眼光和耳界,你你你引致我震盪,全世界也震盪。盪得眼眉和價值觀同時移位,他令世界對很多事物和定義:rethink。顛覆。結婚生子,同性戀真身出櫃,再反口說是雙性戀,又修正說自己是「衣櫃裏的異性戀」,然後再結婚生子。自由到沒有準則,任變。又中性又雌雄同體,喺他身邊的情人老婆辛苦啲啫,都唔知你明天瞓醒開邊瓣,但他就是他,連性向也流動搖擺無定。

大半年前在巴黎的美術館看”David Bowie is”展覽,入門口第一件大展品,就是山本寬齋給他設計的華麗浮誇連身褲,上面有他的話:「藝術就是不穩定(反覆無常)的」。

無常,是他的永遠。自由,是他的倚天劍。

不止音樂、時裝和表演,連財務資產管理,他也史無先例前衞過人,《Wall Street Journal》有專稿談他的”Bowie Bonds”(寶兒債券),曠古絕今。1997年他把自己1990年前灌錄的廿五張唱片共三百首歌曲作為資產保證,賣出這些版權的未來收入套現,發行債券,十年期債息高達七厘九,對比當時美國國債十年期息率六厘四,相當美味,成功發債集資約港元四億袋袋平安,創下音樂史財經新頁。

他如何回答著名的”The Proust Questionnaire”性格問卷?對你而言什麼是完美的快樂?閱讀。你認為你最大的成就是什麼?發現了早晨。你最大的恐懼是什麼?把千米轉成公里。你最喜歡的旅程是什麼?美藝過盛之路。什麼是你最後悔的事?從未穿過喇叭褲。

你認為最痛苦莫過於什麼?活於恐懼之中。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