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第三齡

撰文: 陳微薇     攝影: 譚志榮

31 Oct 2016

mingpaoweekly_2016-11-02_18-42-35

早陣子港鐵宣增加優先座,由每卡兩個增至四個,網上世界頓時駡聲四起,預計車廂又再變成「腥風血雨」的戰場。無他,讓座本來是美德,可惜年輕人不讓座卻被放上網公審。人人做道德判官指指點點,卻忘了原意是方便有需要的人,因而出現帶病帶傷但表面看不出來的青年坐下卻被訓斥的情況。關愛變批鬥,久而久之更出現滿車人站卻沒人坐上椅子的「靈異」景象。

在香港,讓座予老人被視為理所當然;台灣的博愛座亦然。而在南韓,車卡更有開宗明義的長者席,這可說是儒家尊老的思想所影響。可是,其化國家的讓座文化卻是大不同,日本人以不麻煩別人為傲,老人被讓座反會覺得自己老了要人照顧,令其尊嚴受損。而在美國或法國,你若讓座給老人,卻有機會換來破口大駡,說你歧視他!

西方國家視之為「善意歧視」,歧視都有善意?無錯,因為讓座一舉隱含的意思為對方較弱、衰老而要受照料,不是和一般成年人平起平坐。出發點是友善的,但卻加強了老年人要依賴別人的標籤效應。世界生組織在本月一號的國際長者日前夕發表一項調查,訪問五十七國逾八萬人,發現世界各地對老年人的負面觀感十分普遍。世指出觀感可能來自社會及主流傳媒視老人為脆弱、社會負擔。而研究也指若對於自己年老而感到抑鬱的話,比起持正面態度的人,較難從殘疾中復原,平均壽命也較後者短了7.5歲。

「登陸60」被看成老人的起點,但事實是在富裕社會,退休的人士不論體力和外貌皆如上世紀初的中年人,甚或更年輕力壯。他們有豐富的人生經驗,生活和時間寬裕,經濟條件也往往更優越。法國早有第三齡大學,讓退休人士學習且同時做老師。英國劍橋的學者Peter Laslett將概念發揚光大,挑戰固有的「老化」觀念,認為人生第一齡是童年及青少年期,第二齡是成人結婚生子工作期,第四齡是安享晚年期,中間新加入的第三齡則是成就期。

第三齡可以用專業回饋社會,也可以開創新生活,比起前兩齡忙於學習和工作,更加是人生黃金期。日本面對人口老化,也是最早發掘銀髮族潛力的國家。日本每五個長者便有一個在工作,比起經合組織其他先進地區高出一倍。在過去十年,即使勞動人口1564跌了8%,日本勞動市場也只萎縮1%。銀髮族也填補了最需要勞工的護理界別,這界別的工作者有三分一為60歲以上。

在香港,微薇的一位朋友Zip Zip力推廣第三齡,她於今年成立「老正工作室」,由採訪退休人士的記者變成銀髮模特兒公司創辦人。過去的採訪令她發現上年紀的人也可活得豐盛,他們注重打扮,繼續探索世界,對生活有熱情。她希望主流社會見識到這班人的魅力,不要總將老人和社會成本掛,因而毅然以此別開生面的方式推廣,也希望鼓勵長者也能追求夢想。銀髮市場不容小

香港65歲或以上的人口現時約有112萬人 ,到2030年更會達至四分一。懶惰的官員見人口老化只想到輸入移民,罔顧資源有限的事實。若我們的社會可以鼓勵第三齡更活躍,他們不但不會成為社會負擔,反而是有待發掘的寶藏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