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專欄:一次完美的逃逸

撰文: 畢明     攝影: 作者提供

23 Jun 2017

2537buming3

曾經我不介意為香港的樓盤創作廣告,再坦白點,其實還有點喜歡,因為我喜歡建築。曾經香港發展商對自己地產項目的廣告,不尚浮誇,講究品味、優雅。我還在4As廣告公司的日子,樓盤廣告做過不少,再老實點,其實還有點拿手。不過時代不同、客戶不同、思潮不同、市場不同,要求不同,現在很多樓盤廣告跟我那些年做的,是兩個宇宙的事。

那時我會看很多建築相關的書、做很多資料搜集,才開始腦震盪。你大概猜不到,酒店,尤其是精尚雅致、設計獨特的,都是我的參考目標。很多酒店都聲稱自己是人們「家以外的家」不是嗎?經典或時尚、大型或精品、傳統或現代的,都可以充滿養分。遇上特別出眾的,我會特別記下,在電腦bookmark了,有些更決定了日後定要去拜會及入住,瀏覽不如親試。

不因為那酒店像「家」,因為它超越了家,名作家蕭伯納說”The great advantage of a hotel is that it is a refuge from home life”。

家庭生活有時需要逃離,需要庇護,在家就算千日好,也別忘了家,有它的煩悶、磨人、壓力、責任、賬單、頭痛,很厚的一本難唸的經。酒店如果可以是家以外的庇護所,讓你不必日復日的無間唸經,開小差放放假,如果還提供呵護、寵愛、美景、享受、款待,誰不願意擇日逃逸私奔?

有一間酒店我是念念不忘的。不是所有bookmark了的酒店都有迴響,有些記下了,然後淡忘,人生永遠太多想發生沒發生然後淡然消散的事情。手掌才那麼大,指縫可溜過的反而更大更多,有時溜過了一個人、有時溜過了風景、有時溜過了人生。也不一定是錯過,甚至未會覺得可惜,就是不足以變成回憶。能特別記得的,一定有些特別。

是京都的一間酒店。不在市中心,在遠一點的嵐山,我記得它沿河而建,百年歷史,景致古秀清貴,河川靈氣雍和,山水有情,春有櫻花,秋有紅葉,是那種看過便印在腦海永久不滅的仙味。和式、現代、簡雅、寧逸之中讓你知道來了這裏,人世間的其他,暫時合該擱下,才不負天涯此時。

我記得日光下這酒店的精緻,秋色中紅葉黃葉在河堤兩岸宣告人間不應有恨。我記得木刻雕版設計的房間,夜色中貴氣古雅的庭院,還有那偏向奢華的價錢。但有時,一些affordable luxury是逃逸的必須。我記下了星野集團旗下的Hoshinoya Kyoto。

星野集團已有百年歷史,發迹於輕井澤,本是林木業世家,後經營溫泉旅館,至今發展成傑出的精品酒店集團,在日本不同城市為旅人提供優尚的”refuge from home life”。我喜歡它的環保和本土政策:餐廳選用本地有機天然的食材,自給自足的能源用度,堅持傳統日式建築主題,讓日本的DNA進化、現代化而不必西化。

在櫻花漫天,粉紅飄灑一地的時節來到嵐山,在河流渡頭是酒店的私人碼頭,遠離高樓繁囂的都市,連石階也特別清秀。上了酒店的自家小船,我知道今次的逃逸是成功的。夾岸是驕縱無忌的櫻花,把一期一會演奏淋漓,勝過漫天煙花。單是船上沿河而行的短短數分鐘,彷彿把自己縮小了放在儒雅的日系山水畫中賞櫻,已抵銷了萬古愁,竟不必喝一口酒。本是名門貴族的度假山莊,房間不多,寬敞無塵,大概文化遺產區和古都風貌起了作用,人處其中,連呼吸也明淨起來,可能是雅室之內,花色入簾香之故。

這次入住完全超越期望,由服務的細心到酒店餐廳的水準,我甚至因此再入住了星野在東京的酒店,也成為了我另一次完美的逃逸。

我認,在香港用力生活需要逃逸,或者生命本來就是一次逃逸,我們都是過客,「暫寄浮生於客店」。既然如此,揀一間好些的,對自己好點。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