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專欄:我們忘記了什麼

撰文: 畢明     攝影: 作者提供

20 Mar 2017

mpw2523_b090-099_005_crop

明明不可能的。看着《The Young Pope》,仍然恃靚行兇的Jude Law,斜一根煙在嘴角,自戀自負自憐,俊美得不留餘地,明明穿的是教宗的white cassock,神父袍白得發亮,眉梢眼角也發亮,我卻彷彿看見《阿飛正傳》的旭仔(張國榮),怎可能。這年輕的教宗像旭仔,危險又吸引,來自一道被遺棄的疤痕。

極短時間之內,我煲完了整整十集HBO的《The Young Pope》,尤其頭幾集,欲罷不能。新任教宗問世人:我們忘記了什麼?

“We have forgotten how to play. How to masturbate. How to use contraceptives. How to get abortions…how to celebrate gay marriages. To allow priests to love each other, even to get married…forgotten how to decide to die if we detest living; to divorce; to let nuns say mass. We have forgotten how toplay. We have forgotten happiness. And there is only one road that leads to happiness. And that road is called freedom.”

玩樂。自瀆。避孕。墮胎。慶祝同性婚姻……教宗竟反客為主直闖一切天主教禁忌禁地,他鏗鏘的說:「我們忘記了上帝。」

先聲奪人擺明顛覆,說宗教不敢說的,解天主教不解的禁,辯天主教爭辯不休的課題,好似係,你以為係,原來,又唔係。更好睇。

一個孤兒,革命性成為第一個那麼年輕、那麼美國的宗教,統領全球12億天主教徒的教皇,在梵蒂岡加冕,權傾天下。他叫Lenny Belardo,早餐一罐cherry coke。一開始便不是傳統和慣見的教宗,不尋常地年輕和靚仔之外,他還是個煙剷,香煙可能是他的另一個宗教,與歷來世人得到的慈祥伯伯是兩碼子的事。他的宗教觀好像很聖潔,但為人剛愎、專權、攻心,少少刻毒多多權術,此劇的野心,開局時差不多擺出一個:費里尼導演、尼采及Machiavelli編劇,上帝自己設計佈景的史詩傑作之勢。

惹味還有Diane Keaton演修女,養大Lenny親如母子,被教宗空降梵蒂岡權力核心,助他在天主教廷玩權力遊戲,演宗教版《金枝慾孽》,神聖版紙牌屋”House of cardinals”。你以為他是忠的,他卻陰晴不定,你以為他很虔誠,他卻把信仰否定。”Do you believe in God?…I don’t. Those that believe in God don’t believe in anything”,他說。他瞧不起世人的虛偽,經不起權力的腐敗,在陰謀、多疑、撥亂、背叛之中,眾叛親離。

第一季的《The Young Pope》沒有顛覆太多禁忌,他反而比誰都保守,反墮胎反同性戀,但他自己就是一個最大的顛覆。如果教宗曾經代表「會犯罪,不會犯錯」,他則既犯罪,也犯錯。詭奇是他似乎會行神蹟。看不穿,你才會追看下一季。

“And to be in harmony with God we have to be in harmony with life”。

宗教,最終還是關於生命,關於如何活。和諧的,與上帝、與天地、與別人、與自己。忘記上帝,等同忘記如何生、活。

小時候,我家得一個天主教徒,我媽媽。每星期日,她一個人上聖堂。讀天主教小學的我,不想她一個人,明明是很想睡晏一點,卻每星期陪了她去。我問媽媽,為什麼我不像很多同學,一出世便領洗了?媽說爸爸反對。商量後他們決定宗教應由我們懂事後自主選擇,不是父母過早擅作主張。我也問爸爸,那時沒有宗教的他說,人不一定要有宗教,但一定要善良,所有宗教都是導人向善的。

教宗方濟在近日一堂彌撒中,痛斥很多教徒是偽善的雙面人,成為國際新聞:「有些人一方面去彌撒,另一方面卻在做骯髒生意、剝削他人……沒有向工人付合理薪酬……洗黑錢……那成為無神論者,都比成為一位虛偽的天主教徒來得好。」開明的教宗甚至認為善良的無神論者都有機會上天堂。他,是真正的顛覆。

愛爾蘭詩人Brendan Behan寫過”I respect kindness in human beings first of all, and kindness to animals. I don’t respect the law; I have a total irreverence for anything connected with society except that which makes the roads safer, the beer stronger, the food cheaper and the old men and old women warmer in the winter and happier in the summer”。Kindness.

信念還是信仰,善念還是宗教?

有種宗教叫善良。

但告訴你,六十多歲時,我爸成為了天主教徒。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