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調情

20 Aug 2016

曾經我中學時段很喜歡手巾,不為什麼,年少無知,覺得用手帕好像很sophisticated。人家用Tempo,我從校服袋中拿出手帕,多型,其實chok,且戇居到極點,完全無人在意。花過不少時間講究質量圖案,英系日系的,百分百自閉自得其樂。後來從一位意大利修女聽過一個很百厭的說法:「上帝和世人調情的方法裏,有一種是不小心掉下一條手巾仔,那手帕叫聖人」。除了靚、貼身、chok,它從此溫柔療癒。

然後,我又喜歡了bandana(頭巾),和運動有莫大關係。也和懶有型有莫大關係。打球,不同的球,頭髮亂飛,很不方便,戴Headband,我覺得勁肉酸,而你要知道,我打令費達拿是戴bandana的,我的球路和運動身體語言,從來和他一樣走優雅瀟灑路線。(OK,長期在球場上掹內褲的拿度也用bandana我知道)於是四處搜尋,多年來又野生捕獲了好一些。你大概想不到,不少博物館美術館,精美bandana有售。

巾,我還喜歡tea towels。英國朋友比較會明白,但其他朋友會咕嚕What the hell are tea towels?下廚的朋友大概易明白,但大部分人還是「What the hell are tea towels呢?」有文獻記載是始自十八世紀的英國產品,那些貴婦用來抹乾洗好的fine china及delicate tea sets的。這個工序她們自己做,怕粗手笨腳的傭人做不好。Tea towels總是乾淨明亮的,相信源於一些noble roots,American Textile History Museum的consulting curator說總之那是麻或棉造的,一定不是家用祝君早安類毛巾。

我都不太理歷史,反正喜歡它發展至現在的個性和美學。上流社會貴婦ladies如何玩骨瓷茶具我才不在乎,但現在很多歐美時尚家品店、藝術家,都有手造或設計別出心裁的tea towels,放在家裏,不純粹發揮實用功能,也是幽默、美學或個人性格的一個Statement。Tea Towels其實很像T-Shirt,很個人,由圖案到文字,印有太多慧句雋語俏皮話。”If you want breakfast in bed, sleep in the kitchen”,可以是性感可以是拒絕。我最喜歡的當然是”I tried cooking with wine, after three glasses, I forgot why I was in the kitchen”。

但這三種巾不相通,似親戚又不同族,很難有一間店一次過滿足你三個願望。

但後來給我在京都發現了一隻出奇蛋,三種巾,手巾、頭巾、茶巾,什麼巾各式格調圖案都有,可以買到黐筋:宇治的RAAK手拭巾專門店。是創業於1615年、至今擁有400年歷史的棉布老字號永樂屋的副線,比正店更潮更年輕。永樂屋在京都至今傳至第十四代了,是日本最古老的棉布商之一,當年是織田信長的御用棉布商,為他提供絹、麻等布造衣服。雖曾富甲一方,但幾歷改朝換代、世道莽蒼、遷都等歷史大事,加上明治時期開始興起洋服,令永樂屋陷入困境,更債台高築。至第十四代掌舵人細辻伊兵衛接手後,為品牌進行大改革,品牌復興,更開創了RAAK、帆布鞄伊兵衛Ihee等店及Shinancien等副線,多個不同系列的設計除和風系以外,更有現代格調的繁多圖樣。

RAAK,解作「從京都出發的流行」,日文發音跟京都古稱「洛」也音近,有傳承老技術,開創新京都新文化之深意。雖然設計上盡情創新,但染色技術堅持百年京友禪染,歲月煉成魂,織印入產品。說是手拭巾其實遠不限於手帕,多款式多尺碼可用作手帕、頭巾、便當/包袱布以至窗簾,鑲裱起作布畫亦得。我喜歡的都挑來,一堆作手帕餐巾、頭巾頸巾及Tea towels的快快樂樂破產去。

我喜歡這些上帝掉下人間的調情,各適其適輕柔的,花俏的,詩意的,隨意的,百厭的,優雅的,就算未必神聖。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