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不守舍的班戟

07 May 2016

有天起牀,想吃pancake,便自己去煮,是快樂。

花生漫畫教曉我很多東西:有人生道理,有生命憔悴,有戀愛哲學,簡直是偉大精深改寫一生的智慧。譬如查理布朗早上在牀上會說:「我是想早起的,但我的腳還在睡啊」,讓你明白為他人設想的重要,勿吵醒熟睡的人之至理。於是對於永遠叫不醒的裝睡之人,又多了另一層體會。

花生漫畫也教曉我世上有”bad hair day”這回事,我便自己發明了:Good pancake day!你要明白,bad hair day叫生命太沉重,人性太滄桑,有些頑固是奪命而慘絕人寰的,拚死和你作對的頭髮令人太累;Linus得到「諸髮不宜」的破日特別多,而他卻是我的英雄。受到啟發,加上胃部的天然電波影響,我從小便體會到世事的正反相生,福禍相對的道理,為了抗衡「髮爛渣」,班戟吉日少不得。

有一個經典廣告口號說 “Happiness is a cigar called Hamlet”,我的快樂則是吃班戟。

麵包、牛奶、雞蛋,拌勻在一起,牛油下鑊融開,盛一舀粉漿倒入,看着一小片奶黃色慢慢盪開成愈來愈大塊的圓形,由稠稠的液體變成呆呆的固體,如投胎轉世,整個氣質也成熟了,便反面再煎另一面,待熟,完成!小時候不太講究,隨便塗大量牛油,加些蜜糖便自己歡樂大嚼,作下午茶,自鳴過癮。我覺得,看着牛油在熱班戟、熱窩夫上慢鏡溶化,失去自己,是一種浪漫,牛油升了天,我們得以上天堂。蛋奶麵粉三合一之香氣,接近神聖。

“I don’t have to tell you I love you. I fed you pancakes”,我信。台北的九州鬆餅,悉尼的Bills,紐約市的Tom’s,我都不會放過,他們都是鬆軟傳統派的代表。但我有一個心魔,來自1966。有人叫他David Eyre’s pancake,但它又像Grace Kelly咁靚。可是餐單上有這班戟的地方不多。

是班戟之中的貝多芬,經典得不能再經典,1966年Food journalist兼作家Craig Claiborne在《紐約時報》寫”this delicately flavoured pancake”時,如熱戀,如遇上了Grace Kelly ,神不守舍、魂牽夢縈。他到《Honolulu》雜誌的主編David Eyre在夏威夷的家中作客時,Eyre為他做了這班戟,食到他發姣傾情。

要知道,這班戟與你慣見的大不同,它身薄、邊脆、燶燶地,不煎,用焗,易到死;下糖霜,加榨檸汁,甜酸夾攻,別一番風味。表面上它是一件班戟,實情又有多士的體質和血型,說它像crepe嗎?吃起來又更多層次。

為了想要一個神不守舍的早晨,我煮。

蛋兩隻

麵粉1/2杯

牛奶1/2杯

豆蔻小撮

牛油2湯匙

糖霜2湯匙

半個檸檬榨汁

預熱焗爐至攝氏220度,蛋麵粉牛奶混好,豆蔻我鮮磨,加進粉漿內,粉漿有些小粗粒不緊要。在12吋的鑄鐵煎鑊融了牛油,鑊燒至中級熱燙,倒入粉漿,放入焗爐15分鐘,漲卜卜,香噴噴,拿出來用篩灑上糖霜榨入檸汁,完成。才不過20分鐘左右。熱辣辣,出爐即吃,就地迷魂任何生物,吃過的都行唔到直線。

David Eyre pancake又名Dutch Baby,你想講究或興之所至創新意,可不用檸檬汁改用橙花水,塗些香梨牛油,加玫瑰果占吃又得,得咗。

Christina Rossetti有首詩:

Mix a pancake,

Stir a pancake,

Pop it in the pan;

Fry the pancake,

Toss the pancake-

Catch it if you can.

做這個班戟連拋和接都慳番,太過份。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