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百德專欄:財源由此而起

撰文: 約翰百德     攝影: 由作者提供

07 Jul 2017

鄰近士丹頓街的市建局發展工地,流水來自危險的半山區石牆。

林鄭月娥的新班子上任已一個星期。他們都是熟悉的名字,大部分由梁振英團隊過渡,男性為主,全屬政府或親政府類型。林鄭月娥表示她將會「帶來新的管治風格」,而且「將致力重建社會和諧,提升公眾對政府的信心,並確保政府將更有效地回應公眾期望。」

她並表示:「財金官員和我的公共財政管理新哲學並沒有不同意見。」這句說輕了。當她還是政務司司長時,林鄭與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平起平坐。任何來自她辦公室的新政府政策仍需得到財政司司長的財務支持。在特首選舉期間,我們看到兩人就政府計劃撥款問題的緊張關係再次浮現。現在,林鄭已成為新任特首,在引領和撥款資助新政策上將擁有更大的空間。但是,香港依循英國政府的行政傳統:財政政策透過庫務署的財政管制,不會追隨新上任政治班子的奇思妙想。毫無疑問,香港的庫務署將會保持精打細算。香港的基本經濟、公共財政、以土地收益開源、港元兌美元聯繫匯率、低稅率政策、保護受惠行業和自身利益,還有公共房屋、全民醫療保障和最低福利等社會政策,全部都會保持不變。

因此,林鄭的「新管治風格」將不會帶來重大政策改變,而是跟隨她的個人風格。她確有官僚的傻頭傻腦毛病。她將希望主要官員可以在負責範圍上眼看八方:開會前做足準備、細閱簡報文件、認識問題所在、管理職責範圍的起跌(以跌為主)。我可以想像林鄭的主要官員將會與新聞界有更多交流,也會與更多不同界別人士見面,而不只關心個別行業的利益。

委任前民主黨創黨成員羅致光(通常被形容為民主黨的主要軍師)為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將會十分有趣。他是多項政府諮詢的顧問,而且一直有參與政府的決策。約在六年前,我也出席過由羅致光牽頭的市區重建策略檢討諮詢會。該次諮詢涵蓋多項圍繞市區重建的問題,也討論市區重建局所擔任的爭議角色。出席檢討討論會的與會者一般都認為羅致光是市區重建現況的支持者,而不是中立的主持人。儘管市建局有很多未能令人滿意的做法,市區重建策略檢討除了一個小處,並沒有帶來很多轉變。

羅致光是大學社工系教師,他明白社會工作和不平等與不公義的系統性問題息息相關,所以社工很自然地應為貧困、患病、年輕和脆弱發聲。然而,社會工作者很多時候都是以國家或政府機構之名工作──他們的工作可能會與上述的社工基本精神有所衝突。

市區重建局有很多令人爭議之處,其中一項涉及聘用社會工作機構使出「陰招」,鼓勵、游說和哄騙住在社區重建地區的居民接納市建局賠償方案、遷出原區,他們有部分會搬到公屋。很多市建局重建地點的物業都是由富有的業主和炒家持有;住戶一般都不是業主。舉例來說,很多在中環嘉咸街重建區的居民都是來自南亞的低收入人士,他們從事清潔工作,又或在食肆工作維生。他們住在該區,只因為舊唐樓單位是他們可以負擔的居所,這些唐樓與最近在紅磡倒塌的相似。

市建局在嘉咸街街市和士丹頓街(H19)綜合發展區均聘用了社會工作機構「游說」居民接納市建局的賠償方案,而不是履行社會工作機構應做的:代表居民爭取更好的「協議方案」。這是令社工站不住腳的情況,但現在,社會工作機構已不再代表市建局行事了!

事隔十年,市建局仍在嘗試重建士丹頓街,但時移世易,這裏的住戶主要都是富有的業主,他們更自豪地為唐樓進行大翻新,需要重置的貧窮戶已為數不多。該區作為香港舊城的一部分,應該得到較佳的保育(連同高度限制),以配合鄰近的已保育建築物,包括元創方、必列者士街街市和與孫中山相關的歷史地標。此外,它位於半山區土力敏感地帶,這裏地質脆弱,而且遍佈自山頂下流、無法預測的水道。

政府可以在這裏主動取消重建項目,把這裏劃為唐樓文化保育區。那將會是果斷的決定,連庫務署都會支持,因為它的財政影響輕微!

(本欄目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