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亨利吧

21 Jan 2017

父親張樂在九巴工作,早期不單在巴士上,還在球場上,1950年他從上海來港找工作,大概還是李惠堂的介紹,李惠堂是足球名將,曾在上海比賽好幾年。父親在上海公餘做過教練、球證,因此跟李認識,父親可能也做過球員,但我不能肯定。也許因為彼此同是廣東人,當年在上海,廣東人往往走在一起,假日喜歡到杏花樓飲茶。

來港後,父親做過九巴足球隊的教練,也不知道是要他當球隊教練,然後讓他當巴士稽查員,還是倒過來,啊原來你做過教練,那麼就來球場做我們的教練吧。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南華和九巴是兩大強隊,香港的足球健將幾乎都集中在這兩隊,南巴大戰是很轟動香港的一件事。那年頭娛樂不多,還沒有電視可看。也許太刺激,太大壓力,父親當九巴教練的時間很短,就轉做球證了。他的血壓一直偏高,後來曾經中風。南巴大戰的年代球隊並不重視教練,薪酬微薄,只能當兼職,球證呢,只有車馬費罷了。至於球員,有不少也在九巴工作,那時也並沒有職業球員,即使名將,以踢球為主,也會在班主旗下的公司,掛個工作的銜頭。我那時還在唸初中,天未亮就跟父親到花墟球場,他跟球隊練習,我在場邊,也練練跑步,或者溫習書本。練習完了再一起到茶樓,可以吃叉燒飽。回到學校時還早呢。我還記得李大輝、何應芬等名字。

這個緣故,我後來也偶然看看英超的轉播,更追看過好幾屆的世界盃。最近有人問我,還有沒有看足球轉播,我說沒有了,因為眼睛不好,精神不足,也不能夜睡。不過我還留下一個看足球轉播的微型屋,一個我稱為「亨利吧」的盒子房間。「盒子房間」(room box), 即是說,只需要一個盒子就行,不論是木箱、帽盒、鞋盒、各種紙盒,只要是有天花、地板、四面牆就行,實際上三面牆加上地板已經足夠。具備了那樣的空間就可以隨意佈置,選擇內容。恰巧那一年,看足球看得不亦樂乎,又是世界盃,又是英超,好多家餐廳在店內安裝特大的電視屏幕,天天直播,非常熱鬧,我的酒吧也一點一點地成形。貼牆先放一面大鏡子,前面是吧台,台上放瓶子和杯子。英超看多了,喜歡阿仙奴許多球星,就選亨利為主角,牆上貼幾幅亨利的生活圖片,包括亨利和孩子一起騎單車。酒吧內當然有大屏幕,時鐘,擲飛鏢遊戲,三面牆上特別貼上世界盃各國的國旗。這餐廳就叫「亨利吧」。誰來看比賽?森林裏的小動物坐得滿滿的,男女老幼,地方不大,要坐在地上哩。數數看,狐狸、浣熊、兔子、白貓、刺猬等。那次的世界盃是哪一年?就是施丹受辱那年。

日子飛快,施丹成為教練,亨利也當上了足球評述員。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