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潮衣

撰文: 西西     攝影: 何福仁

05 Jun 2017

想說的有幾件事。第一件,是報紙。不知道為什麼許多人都不看報紙了。連在大學讀書的年輕人都說不買報紙,光看手機、上網。屏報和紙報顯然是不同的,因為觀看的心態和方式不同,看電影電視等屏幕,百多年來,觀眾已被養成了速讀的習慣;紙報的新聞,我們也大多只看標題,不過內容總會多瞄一兩眼,留連一下。看屏幕,則是慣性收視,不斷快速的掃。至於深度的長篇評論,除非對內容有興趣,否則不看。生活緊張,我們的閱讀早已變得短小輕薄,屏幕給我們更多的資訊,但也意味更速食,更短小輕薄。

而且,老看屏幕,極傷視力。我是老派人,擁護報紙,天天買兩份,還買一些周刊和其他的月刊和雜誌。紙媒艱難,看不了,也聊表支持。紙媒是立體的,有手感,可以收藏,好文章要慢讀,好圖片要剪存,偶然重溫,覺得很快樂。報紙和周刊,常常給我驚異,不時會有贈品,忽然是一本彩色精印的畫刊,忽然是可以動手做的紙品玩具,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二件事。

對我來說,世上萬物無不可以以玩具視之,只是層次不同,有積極和消極的分別。當然,價值也存異。世上更多價值不菲的玩具,沒有能力擁有,也不敢擁有,卻難免歡喜之心。譬如名畫、名建築就是。譬如汽車,手錶,真是漂亮非凡,日新月異。上述皆是宜望不宜即的大玩具。報紙給我的驚喜常常是意外的,忽然就有一份畫刊夾在紙頁中出現眼前,那些手錶多美麗哪,層層的齒輪相扣,星星月亮在玻璃底下升降,又有什麼陀飛輪,錶面上的羅馬數字4是最古老的皿,活像希臘神殿的列柱。雖然是廣告,但廣告又有何不對,廣告就要展示物品的優點,帶出科技的進展,只有劣等的廣告才不知所云,尤其是政治上的才令人反感。那麼,報紙在每年春、秋兩季附送的時裝專刊又怎能錯失呢。

報紙又送時裝畫刊了,春裝剛上市,秋冬時裝秀已上了畫刊。我連忙剪下報頭到圓圈K去換畫刊,我是早鳥得食,換得畫刊回家一面吃麥片早餐一面翻揭畫刊。為什麼這麼關心每季的時裝?我又不買時裝,既沒那個消費能力,也沒那麼carry的身段。這就牽涉到我要說的第三件事了。

我有一些玩具,其中有洋娃娃,又有西洋娃娃和東洋娃娃,東洋娃娃其中又有一些大眼娃娃。我要說的就是大眼娃娃。最初,市面上出現一批大頭大眼的七、八吋高的塑膠娃,看來有點可怕,身首不合比例,眼睛還會轉換四種不同的顏色。後來,看看也慣了,覺得非但不可怕,竟可愛起來。商家每月出一個新娃,我觀察了一陣,才開始買第一個,已經是整個系列的第十一名。大眼娃的特色是每個雖然一樣,衣飾完全不同,不但推出娃娃本身,還推出一連串的服裝和飾物,可真是一個多夢寬闊的領域。我每月收集一個娃,全盛時期擁有兩打;有一陣還跑到日本去觀看。忽然不再繼續,因為發現娃娃的眼睛變了。本來啦,娃娃的眼睛是正視,即向前看,很純真的模樣,後來眼睛變為斜視,黑珠全移到眼角去。娃娃變得妖裏妖氣,好像心術不正。如今我把斜眼怪放棄,留下正視的娃娃。為什麼我會注意時裝秀呢?就是為了替娃娃們縫新衣啦。

2017年的秋冬季,有什麼新設計?我個人的感覺認為最有趣的設計屬於川久保玲。那是雕塑,又是建築,既是雲朵,也是星塵,非幾何,亦非代數,煞是另類。Comme des Garçons像那些男生,這次最適合我的退潮娃娃穿上漲潮衣服。當然,一定要穿波鞋,頭上頂鬆鬆散散的毛絮。玩具的魅力,實在沒法擋。

多作無益之事,得遣有涯之生。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