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層次

撰文: 西西     攝影: 何福仁

03 Aug 2017

這是另一個在葉壹堂買到的優質玩具,屬於砌圖遊戲的範疇。不是平板式,是立體的;不是幾百幾千塊碎片,只有九塊;不是看着模本照砌,而是透過鏡象。因此,真有點難度。整個設計有兩組立方體物,一件是底盤,盤底有九個洞洞,方便手指把壓在上面的錯置方格推走。盤內東南西北四個方向的壁上都有圖邊,每邊三幅,共十二幅。另一組件是九個正立方形的「骰子」,用來砌圖,拼貼入盤中。

砌圖遊戲當然有模本,這套遊戲可砌五幅圖,原作是荷蘭怪圈畫者艾舍爾(M. C. Escher)的作品。我到過艾舍爾在海牙的博物館,這館英文叫Escher in the Palace,進駐了女王的宮殿。荷蘭某些宮殿成為了藝術館、某些老教堂可以舉辦藝術展,這才是真正的活化。艾舍爾的畫作,以幻象、錯覺著名,令人瞠目結舌,挑戰人類的正常思維,例如:一條瀑布,從上而下流,河水兜兜轉轉,竟會流回瀑布的起端,有如玩魔術,過程中一切並無破綻。且說砌圖的其中一幅吧,名為「天與水第一號」,圖中的上半是白色的天空,空中有一羣向東飛翔的黑鳥。圖的下半幅是黑色的水,水中有一羣向東遊的白魚。很明顯,這羣魚是上層的飛鳥變成的。不知他有沒有看過莊子的《逍遙遊》,小魚變成大鳥?飛鳥和網紋魚共排成九行,飛鳥羣自第四行起開始幻化,到了第七行已幻化成一條條魚。幻化的過程清晰可見。艾舍爾用的技巧是「層次串」,在他的畫中,一個單一的主題(飛鳥)可以出現在不同層次上,即,一個是現實的層次(真象),另一個是幻想的層次(幻象)。兩個層次相伴而行,無論哪一個層次,都成為另一個層次的一部分。

在「天與水」第一號的圖中,我們看到天空中共有三行清晰的黑色飛鳥,到了第四行,黑飛鳥的旁邊出現了白泳魚。這時,飛鳥是真鳥,遊魚是幻象。到了下一層,這個次序已經變了,遊魚已成真象,飛鳥反而成為幻象。這一技巧就是「層次串」。

玩具的第二組共有九個正立方體骰子,這堆骰子個個不同,經過精巧的設計。一粒骰子有六個面,面又有內和外的分別。這些面上有些貼了畫作的一部份,有些貼了鏡片,有些則空白。砌圖的方法其實只是把九個骰子填入盤中,但骰子上的圖畫方向卻是東南西北各不同,而且多半反方面。因此,砌起來也得依從鏡象來還原,十分有趣,甚考功夫。

亞里士多德的表述認為:A是魚而B是鳥,如果A不是B,則A不能是B。艾舍爾面對非此即彼的二分法,不用邏輯學,不用公式,只用圖畫表示了複雜的觀念,他對相反通過中介達到了相成。我們現在還是停留在善與惡、黑與白、天堂與地獄對立的觀念嗎?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和玻爾的互補原理,兩者都認為,相反的兩者是可能在錘冶下形成分不出彼此的合金。如果魚代表空間,鳥代表時間,在時空連續系統裏,這二者是可以互換的。好天使與壞天使可以矛盾轉化,難道只是我們的幻覺?

玩具盒裏還有另外的四幅圖,一幅是「畫手」,一幅是「畫廊」,一幅是「拿着發光圓球的手」,還有一幅是「青蛙和蟾蜍」,都可以細說一番,篇幅有限,有機會再談。現代畫都有很多奇異的故事,艾舍爾還有許多畫,像「巴別塔」、「螞蟻賦格」、「莫比烏斯帶」等等,買一本他的畫集,可以看一個下午。別以為荷蘭的畫家只有倫布朗、梵谷,或者蒙特里安。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