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眼睛

撰文: 西西     攝影: 何福仁

30 May 2017

mpw2533_b106-115_e0011

人體的器官,原來有不同的特異功能,有些我們已經知道的,有許多,我們從來沒有注意到。例如,不小心擦破了一點皮膚,流了一點血,可以搽點藥油,什麼紅藥水,藍藥水,碘酒之類。不久,傷口恢復原狀,完全沒有受過傷的痕迹。這是多麼奇異的事呢。我們的皮膚簡直有再生的能力,像科幻電影的安卓,只不過慢一些,神不知鬼不覺。可我們從來不對皮膚致謝。皮膚會自療,這種功能,我們似乎不以為有什麼大不了,不覺得特異。其實,這是一件驚人的生命工程,一點兒也不簡單。既然人人都有這種本領,體會過,也就視而不察罷了。

那麼說說眼睛吧。眼睛有什麼特異功能?當然就是看東西了。這個「看」,可包含了令人驚歎的本領。例如一幅畫,我們看了一眼,就看到這畫的內容,可能只是線條、色彩,看相片、看風景也一樣。眼睛的特異功能發生在「看」了一眼之後發生的。發生了什麼呢?原來當我們對目標看了一眼之後,視線離開了所見之物,眼睛竟會保留所見之物的「殘影」,當然,時間是短的,以秒數計。這個功能大有學問,可以加以開發,再大派用場。偵探可以利用罪案現場的目擊者,包括死者的眼膜殘影,追蹤罪犯。而令我們首先得益的是:科幻電影誕生了。

漫畫和卡通是不同的東西。據我的理解,漫畫是一幅幅單一的手繪畫,有故事;卡通是一系列單幅的手繪畫,但每一幅都和前後的畫幅內容相接,只多了小小的差異,它們序列整齊,可以看出是一個情節連續的故事。於是用機械把那麼一組畫幅,加上燈光,或快或慢地轉動,從一個適當的距離觀看,就是卡通片了。多年前,我買過一座放映機,得到一大袋廢置的膠卷影片。就學習剪接了。當然,我也買了一部剪接機。廢影片放在圓盒內,拉出來像一把軟尺的模樣,可以目測一格格的膠卷,每一幅和上下各幅的畫面相似,但有些微的差異,那是物事或前或後的動作。如果是抽出一個人走路,從左走向右方,那麼,在A格時,人在左方的邊緣,一路朝上而下觀看,畫面中人走路了,從左逐一移動,一格一格地各自移動,過了四分一、過了一半、過了四分三,最後抵達右邊。不過很簡單的一組動作,卻用了不少的膠卷格子。我如果覺得走得太慢,就可以把中間的片格剪掉,把A格和B格子接連起來。方法就是在剪接機上,用膠水塗在兩段膠卷的切口上,然後疊壓就行。剪切機甚小,價錢也便宜,放映機可大了,又重,價錢也貴。剪接甚是有趣,可以把這麼一個故事,反過來說成那麼另一個;又可以天馬行空地拼貼,像意識流,把鬥牛勇士接到梵蒂岡廣場,也可以把瑪麗蓮夢麗接到太空船。當然,這是電腦和數碼廣泛面世之前的舊做法。

見到一架簡單的原始放映機,我就買了。除機件,還配備了一套畫片,可以替換,其中的「食鬼」片和貓跑片都極其生動。當然,放映機需要電影,有光才有電影。這個玩具很好。除了提供六張畫片(雙面都有圖畫)外,另有六張空白的畫片,讓小朋友自己設計,另有小冊子指導如何畫,要注意每一幅該注意什麼。小冊子還介紹動畫的原理,說不定,小朋友長大了會成為導演、剪接師、編劇、美指,會喜歡電影。這件玩具,我還是在葉壹堂買的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