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草帽與衣裙

撰文: 西西     攝影: 西西

03 Jun 2017

1

有朋友問,在紀錄片中戴了頂紅色的草帽,是不是導演的選擇?哪裏是,整部片的拍攝過程中,導演什麼也沒和我說;既不知道會去哪裏,會拍什麼。只有一次,助理走來告訴我,第一次上鏡時穿什麼衣服,以後每次出鏡,就穿同樣的衣服,因為要連鏡。所以,每次出外拍攝時,我就穿同樣的衣服,並且戴帽子。第一次正式拍外景出門時,才知道到郊外去,既是炎炎夏日,又是我從來不會去的郊野,我順手帶了頂帽子。我只有一頂草帽,是紅色的,沒得選擇。我所以買了一頂草帽,完全沒因為它是帽子,而是因為它的名字:巴拿馬。對於我來說,「巴拿馬草帽」是一件玩具。有一陣子,埋頭埋腦讀拉丁美洲的小說,彷彿中了拉美毒,凡是和秘魯、哥倫比亞、阿根廷有關的事物都覺得親切。那時,海運大廈二樓售賣運動服裝的走廊店鋪出現了一間只有一扇單門寬闊的狹窄小店,賣的是帽子,一座支形帽架展出彩虹般的十多款男女草帽。本來,賣帽子並沒有什麼特別,但我卻被自稱是「巴拿馬」的名字吸引住了。草帽,我知道有著名的墨西哥草帽,可以把整個人罩在帽下完全把直射的陽光阻擋在身外。另外著名的草帽,當然是巴拿馬草帽。這種有名有姓的帽子的確和巴拿馬有關。

1906年,美國總統羅斯福去參觀巴拿馬運河時,戴了一頂草帽,當時相片登在全世界的報刊上,草帽就被稱為巴拿馬草帽了,其實,帽子本身卻是厄瓜多爾的傳統手工藝,如今成為設計師的寵兒,戶外活動常常見到它們的蹤影。早一陣在古巴舉行的一場時裝秀,我認為最出鋒頭的展品並非衣裙和配飾,而是巴拿馬草帽的戴法:帽沿兩側向上卷去,帽子幻化成一艘船艇,和古巴的海岸線融為一體。

2

Toquilla palm在厄瓜多爾西岸人迹罕至的地方生長,採摘後用手將莖撕成幼條,用熱水煮過。晾乾時葉子會卷曲成為可織的纖維。編織時必須不時保持濕潤。一頂帽需數小時或數月完成,得看纖維的質地。最好的質料Montecristi只能在清晨空氣涼爽時編織,以免纖維折斷。巴拿馬草帽種類頗多,有男裝、女裝、古典、希皮裝、黑雪、西部牛仔型等。電影中戴帽者同時咬一枚雪茄最酷,烈日當頭也披一幅氈。

又有朋友說,在紀錄片中,我穿了一件衣裙。不是的。如今,我根本沒有連身的衣裙,連半腰裙一條也沒有。許多年來,我只有兩種單品衣服,襯衫和長褲。在紀錄片中我也只穿了一件襯衫和一條長褲而已。為什麼朋友說我穿了衣裙呢,大概是那件襯衫長了點,看起來像連身的衣裙了。的確有這種美麗的誤會。還是解釋一下。那其實是件男裝襯衫。偶然經過店鋪,櫥窗內掛了減價貨品,一件小圓領的棉布襯衫,令我非常雀躍,因為它充滿了中東的韻味,就像印度的男裝,又如油國王子飄逸的長衣。為什麼中東的王子比歐洲那些王子出落得更瀟灑自然呢,就是服裝的魅力了。你看歐洲的王子,又是緊身的反領襯衫,又是領帶,又是三件頭的背心、西褲、外套三件頭,然後又是腰帶、又是袋巾,然後是厚襪,革履,簡直是一團裹蒸糉。可你看中東的王子們,一件小圓領的及踝長衣,罩在寬闊的長褲外,一身細棉布在風中帶起漣漪,加上一幅可束在腦後又可垂在額旁的頭巾,豈不風度翩翩,阿拉伯的羅倫斯脫去英裝,就扮得七八分似。風度是風度,風度不是人人有,可穿得舒適簡單卻可以做到。於是我進店買了那件男裝襯衫,回家改短了袖子,穿上身,剛好及膝,成為他人眼中的「衣裙」。

3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