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鈕扣

撰文: 西西

26 Oct 2017

說來奇怪,我居然會儲存起鈕扣來。我又沒有許多衣服,哪來許多鈕扣呢?這就和二手衣衫有關了。少年時住在紅磡,門、窗對正黃埔船塢的圍牆,只隔着一條馬路,圍牆足有一條街那麼長。在馬路上走,不知道牆內葫蘆賣什麼藥。但我住在二樓,面對的是一座巨大、荒蕪的船廠空地,堆了些廢銅爛鐵吧,平日沒人走動。所以這條街空氣很好,二樓以上的住宅,窗外全是無敵海景。遠望過去,看見尖沙咀天文台懸掛的颶風訊號黑風球。

船塢是我們這條街區的時鐘,每天正午十二時和傍晚五時,會各發一次笛號,那是放工的訊號。中午的時候,上百的工人都從船廠出來吃午飯,地點正是船廠圍牆邊的一列大排檔,少數早到的坐上排檔的矮凳,大多數人就蹲在路邊,青蛙似的捧着飯吃。我知道味道極好,因為吃過。

早上,街上卻是另一種風景,因為許多小販在馬路上擺地攤,上菜市的家庭主婦都到這裏來逛,一般的生活日用品,什麼衣衫鞋襪、剪刀絲線、老花眼鏡、廚房用品、塑膠盆桶,一應俱全。一日,忽然出現了一個特別的大地攤,堆滿舊衣物,原來不知哪來的二手貨,從哪個救濟中心挪了出來,都是二、三元一件。衣衫的品質極佳,看似外國貨,而且冬衣最多,全是漂亮的呢絨,什麼大衣、背心、夾克、西裝褲,都是紳士淑女的衣櫥出來的。夏衣又多連衣裙,鑲滿蕾絲、蝴蝶結、花邊刺繡,直看得人傻了眼。衣服可能不合身,但鈕扣可以再用,那些鈕扣,有貝殼的、珠子、皮革的、繩結的、銅的、鐵的,各種形狀和色彩,攤了一地,風塵僕僕,看着也傷感,有的從淪落的豪門走出來,可有的根本從沒獲得知遇。

二手舊衣擺攤了約一個禮拜又消失了,而我竟愛上了漂亮的鈕扣,每天去選鈕扣,衣服不合穿不是問題,我買的是鈕扣就是了。幾塊錢的低價,我還買到海軍藍雙襟的長大衣哩,真是又暖又帥,質料、裁剪縫工皆不簡單,才知道什麼是好衣服。

去買衣服,老朋友衣莎貝告訴過我,首先選顏色,其次選質料,第三才是款式。如果款式漂亮,質料差,一洗就變了樣,甚至縮了水,再漂亮也是浪費,除非本來就打算只穿一次。至於顏色,人人膚色不同,要有自知之明,有些人就不適合粉紅、翠綠、檸檬和鮮橙。我另一位鬼靈精的朋友難得同意,說男人選老婆也是一樣的。

我選衣服會看鈕扣。好的鈕扣必定會配好的衣服,反過來說,好的衣服必定要配好的鈕扣,彼此彼此。例如一般的襯衫,配上貝殼鈕就很典雅,若用塑膠製品,品味就降一級。所以花邊厘士的女衫就該配珍珠鈕扣,毛線外套配皮革繩結交纏式鈕扣最合拍。制服上的鈕扣就該是銅的或金屬的。有的設計師以設計鈕扣著名,像Paul Smith,也許有人會因為喜歡他的鈕扣而買他的時裝,我不會。不過我喜歡弟妹們把他們的舊衣送給我,如果有漂亮的鈕扣的話。當然,我在縫紉用品部也會碰上好的鈕扣,細心注意,有趣的鈕扣其實無處不在,只看自己的運氣,朋友說,這叫緣份了。有人做出了三孔鈕扣,有人在扣孔上縫出文字ZZZ、FUN、CAT、MOON……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