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貓公仔

    攝影: 何福仁

13 Aug 2016

記憶中有不少漫畫人物,印象最深刻的當然是花生,不過,花生漫畫中沒有貓。有一陣子有貓做主體的漫畫,叫《What’s Michael》。米高貓最愛跳舞,會睡在人的肚皮上,很有趣。可惜作者小林誠只出版過八本貓書,就謠傳他死了。朋友告訴我,他其實改畫機械人,像變形金剛那樣的科幻漫畫。迪士尼的電影貓卻大多是反角,加菲貓,黑貓菲力士如今好像隱世了,Hello Kitty沒嘴又沒表情,是商家捧出來傳播公主病的玩具BB。幸好香港也有本土的貓漫畫。我沒眼力讀多字的漫畫,最喜歡看的是《喵喵咪咪麽》。三幅一個故事的連環圖不長也不短,現代貓就有現代的生活和打扮,所以,現代貓不必捕捉老鼠,揹一個書包,戴頂漁夫帽或廚師帽,一手握手機,一手撐傘,愛吃走油菠蘿包、薯片和雪糕,他的名字叫漢堡包,朋友眾多:小肥、奶油、老火湯、咖哩飯,都性格鮮明,這些其實都不是健康的食物,幸好還有小糖、小油,將來必定出現小鹽,相信有趣角色陸續而來。

喜歡漢堡包漫畫的另一原因是,內文全是廣東話,讀來份外親切,像讀到「話時話」、「算把啦」、「齋滷味」,就覺得這樣的畫本,是為懂得廣東話的人而寫,外鄉人呢,有耐心的話,也可以拿來學廣東話,看廣東話的語境生活。同樣的原因,我們喜歡粵劇,粵語歌、粵語片。別人的感覺怎樣我不知道,只記得從外省到香港定居,去看電影,明星不認得,武打片沒見過,但印象之深,久久不忘。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看粵語,人人都講廣東話,才知道世界上有如此特別的城市,特別的語言。人生活在語言裏,回到這樣的語境,才有一種真正回到家鄉的感覺。怎能不歡喜如狂。任何語言,都會有粗話,粵語的好處並不在它的粗話,而是,它好像很俚俗,其實很古典,很文雅。如今看書,什麼散文、小說,都像另一種語言似的,一種書面上的文字。

一直希望有漢堡包公仔出現,終於等到了,買了幾本貓書、幾個咖啡杯,和毛公仔。我買到的毛公仔竟是店中最後一個。我沒有看過《猿人都市》和《普普阿三》,希望碰到。在店裏見到公仔時覺得不錯,回家再看,才發現豈止不錯,竟是極好,很專業的水準,絕不是隨意縫個玩具就算。毛公仔用短毛布料製造,整體的駁口都用縫鈕機代勞,眼睛、鼻子鬍鬚和手腳的分指線都是人手縫工。公仔是否圓渾活潑,全靠準確、精細的裁剪,也就是設計紙樣的工夫。老實說,一般的工廠出品,大概會採用製薑餅人的模式,也就是裁兩片人形的模樣,看上去如同烏龜,有頭、尾、身體四肢,而且都連接一起,再容易也沒有了,兩片布疊一起,彎彎曲曲地縫合底面,漏一個洞孔,反轉了塞進棉絮即完成。可那公仔是扁平的,只有二維,立體的作品講究三維和弧度,因此要把紙樣分裂為小片,功夫不少。於是,頭頂是四幅、臉是前後兩幅、身體四幅、手兩幅、尾四幅。腳的做法較複雜,要縫腳掌,還要加玻璃珠反抗地心吸力。真是精妥的作品,圓圓胖胖,頭和軀體的連接點,背後是項頸,前面是下巴。這罕見的設計我還是第一次見識。得益匪淺。如今,公仔能夠斜斜地站立。如果把尾巴縫得低一點而碰觸地面,那麼,由於有三個支撐點,它就能站得非常穩定和漂亮啦。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