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露西

    攝影: 何福仁

22 Oct 2016

有一次,非洲烏干達的小朋友到香港來表演,他們都穿着民族服裝,在舞台上唱歌舞蹈,年紀小小,身手已經不凡,非洲音樂的節奏又特別強勁,幾個小時下來,台上台下打成一片,竟然沒有人覺得累。休息的時候,小朋友都到場外的走廊和大堂與大家見面,和大家一起拍照。見面時,雙方只是握手和微笑,不知該如何溝通,幸而我帶了些自製的毛熊,都送了給他們。非洲有毛熊麽?他們認識的動物當然比我多。

表演團還帶來了不少國內特產,其中有珠串、手鏈、布袋等等,其中竟有我夢寐以求的布公仔。我從沒去過非洲尼羅河上游,一直想去埃塞俄比亞、津巴布韋、納比利亞、剛果,也掛念那裏的野生動物。但我不敢冒險,因為我對許多藥物敏感,到非洲去,就得面對一隊防疫大軍。我也不能坐長途的飛機。然而,我是幸運的,非洲布公仔來到我面前了。我擠到一堆人的面前,伸手抓了兩個公仔,又選了一個布袋,凱旋回家。

如果要分類,洋娃娃大概可分為兩類,一種是工廠的出品,有模具,可大量生產,例如塑膠、陶瓷等由半機器半人手製成,有人設計,有人監工,許多人參與的行業;另一種是家庭式的,尤其是農村或小鎮,大多由母親把碎布做個玩具給孩子,可以是歪臉斜眼,衣衫釘釘補補,卻是一針一線親手縫製,比起商店中的玩具更特別,因為獨一無二,不完美,但有人氣。我就喜歡這種鄉土味。全世界有多少國家就有多少種不同的布娃,當然,其中有些也變成著名的品牌了。日本布公仔最受歡迎的是穿衣藝妓,工藝之精不在公仔而在和服。但一般的布公仔當然都很出色,我最喜歡鈴木治子的作品,雖到過日本,卻不知道到哪裏買到。美國的布公仔以Ann與Andy一對公仔較著名。我在商場見到一對,是手藝班的廣告。我問可以學做這對公仔麽?回答是可以,不過要先學初級、中級和高級三班,畢業作才輪到他們。我居然同意:一年後,成功畢業還可獲證書。記得學習時,每級功課都是學做三個布娃,到中級時,我把做好的三個布娃送給開玩具店的朋友,回家時接到朋友電話說,三個布娃已一起賣掉了,收一千元。

回家才把非洲布娃從布袋中取出,一個男一個女,原來還有小人,由母親背着。家裏有幾件非洲雕刻;朋友從非洲回來,也給我帶回整個行李的木刻。都是黑色的,那三個布娃卻用了磚紅色布料,身高一呎,體格健碩,除了要縫主線外,其他步驟都由手製,公仔都很結實,有重量,不像如今的毛公仔,又輕又軟,像棉花糖。布公仔還是紮實點好,因為小朋友會把公仔扔來扔去,又把公仔在地面拖着走。凡兒童玩具,首先要注意安全,凡有小物如鈕扣珠片等一概三歲以下不宜。玩具,只有下限,並無上限。非洲布娃娃沒有犯規,眼睛一律用線繡上,頭髮貼額或梳髻,簡單清爽。小孩包尿布,大人穿豹紋衣、褲,女子穿非洲獨門大花圖案鮮豔長裙,美麗可愛,該給她起個什麼名字才好?什麼,露西?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