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專欄:韓式

    攝影: 何福仁

10 Sep 2016

娃娃屋和微型屋是有分別的。娃娃屋是Dolls’ House,主要是設計給小朋友的玩具,房子、人物、家具都色彩鮮明,形式富創意;微型屋是Miniature,屬於成年人,一般是業餘的嗜好,常常和歷史掛鈎,特別建構,無論式樣、裝修、家具、人物、衣飾,都要求與朝代緊緊相扣。經典的十七、八世紀作品,並非兒童的玩具,而是炫耀的擺設,用來展示主人珍藏的微型瓷器、銀器、人偶的絲綢織錦衣裳。二十世紀的名屋之外,多了素人作品,平民百姓會自己動手造房子,小鎮則組織聯誼會,一年舉行幾次市集,並有多份月刊報導最新消息,以及各式微型物品的廣告,推銷電話、餐具、牆紙、木材、磚塊等一般自己不易找到或製造的物件。

沙士一年,我就躲在家裏設計微型屋,看雜誌,刊物是英國出版,由許多專家撰文。其中一位女士會介紹各地的家具。有一次,她佈置一個「房間盒子」,展示中國廳堂,只見一堂黑墨墨的東西,塗上厚厚的油漆,肥腫不分,形狀曖昧,即使清朝,也沒有那麼醜陋的家具,更不必提明式了。稍後,朋友阿來到倫敦參加年度大市集,帶了自製的金魚去展售,魚缸極精緻,有金色的小魚,綠的水草,人造的水,還帶有中式的架子牀(比英式四柱大牀漂亮多了)。我有一些中式家具,找了一套桌椅:雲石圓桌和六張雲石面圓墩,帶漏空圓券洞飾,手工精細,體態優雅。請朋友帶去送給那位專家。她很高興,送我一本她新寫的書。

好的微型家具的確不容易找。中式家具以前只有竹的,做得也漂亮,近年才見有明式椅桌、書櫃、羅漢牀等,美不勝收。外國的迷你家具,德國的是經典,英國的以維多利亞式最多,乏善可陳;十六、十八世紀的都有個性。日式小家具偶然在「森林家族」中出現,都變塑料了。所以,在韓國見到傳統的小家具,真的如獲至寶,更加高興的是,作品需DIY。每件家具獨立包裝,內有詳細圖文指導製法,材料都已配齊,木料已切好,不必從板塊中抽出,木塊邊緣平滑,不需再用砂紙細磨。顏料有紅、黑兩種選一,白膠漿一瓶,金飾件一袋,瓷花瓶、銅器皿一袋。其實,木頭小家具,可以買飛機木自己做,可是韓式古家具我們在劇集中見過了,大大的木櫃,滿是金色的飾片,櫃的邊角、門扇、抽屜上的把手,都把作品變得金碧輝煌,而不同的飾片有不同的形狀,有蝴蝶的圖案,也有雙喜的字形,到哪裏去找呢,五金店沒有,自己又做不來,如非本土的供應,很難複製。

一個星期下來,終於完成,成績比我預期的好。並非我手工沒有交白卷,而是提供的工具一點也不含糊,木片配對準確,膠漿黏合力強,顏色溶入木紋,塗一層已經足夠,設計師還得有其他人在材料方面的配合,可見團隊合作的力量。這樣說,是因為我遇過一些設計和配料並不協調的玩具;頭和手合作得不大順暢。是的,不過是玩具,如此專業,反映南韓在普及文化中的成功,絕非僥倖。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