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寶兒專欄:沒有用的書法

撰文: 廖寶兒

08 Oct 2017

我是怎樣學會寫毛筆字的?想當年,媽媽差不多每一、兩個星期都會帶我和妹妹去探望外祖父和外祖母,外祖父年輕時曾做遍各行各業,而他一手毛筆字是他甚為自豪的。於是,外祖父便理所當然地成為我的啟蒙老師,而在嚴肅的外祖父督促下,我小時候的字的確工整漂亮,不時獲得大人讚賞。

可是,升上小學及中學後,功課多了,寫毛筆的機會也少了,一手好字也被丟棄得乾乾淨淨。特別是90年後,自從學會了電腦打字,更不願執筆寫字:可以用電腦便用電腦打字,可以用智能電話傳遞信息便用智能電話,可用相片或圖像代替的便直接拍照傳送。早前,我更乾脆訂製了一個原子印:「校長,請過目。」總之就是不願寫,懶提筆。但是,我仍是十分欣賞中國書法之美的。

然而,在現今的家長或小孩子眼中,書法是沒有用的。我校的中國書畫班於1998年成立,至今已有二十年歷史,最高峰期有四十多個學員,而且更曾在樂富、尖沙咀、沙田及銅鑼灣的文化展覽廳舉行展覽,就連鄰近的大學也曾讓我們舉行書畫展覽。可惜,好景不常,近年學習中國書畫的人數不斷減少,特別是中國書法班,究其原因,不少家長指出太花時間學習(唉!更不要說在家中練習了),而且又不能像學鋼琴般可考什麼國際認可的級別,更沒有中學會看這些東西。簡單來說,他們就是覺得「無用」!

但是,真的如此嗎?那麼為何去了外國讀書的舊生,放暑假回港都要問可否回母校上中國書畫班?為何移民到外國的舊生,都會在當地繼續找老師學習中國書畫?一生一體藝,究竟「有用」、「無用」是如何定奪呢?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