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妙妍專欄:教育狂熱vs冷感父母

撰文: 葉妙妍

28 Jul 2017

現今亞洲各大城市,充斥着「教育狂熱」的父母──為培育子女成材,不惜一切提供更多、更高、更好的教育。本港父母普遍重視子女選校,對名校學府更是趨附者眾,為求得學位扭盡六壬。到了高中及大學選科,自然比孩子更着緊費心。至於學業方面,有哪個父母真正篤信「求學不是求分數」,從不會「視孩子的學習為己任」?此外,父母都為子女悉心安排課外活動,巴不得孩子練成十八般武藝。父母在下一代教育上的投資,從補習課、才藝班,到昂貴教材、私立學校,以至遊學團、出國留學,實在所費不菲。

回想當年,我適齡入學時,父親對母親說:「你看她體弱多病,不可要求她讀好書,就找所附近的學校吧。」於是我就一直在徒步可達的學校上學。果然,父母自小不看我的作業和家課冊,不會督促或協助我溫習,對我的成績也不聞不問。儘管我拿100分、考第一名,他們都沒有興趣看一眼我的成績單。我的父母從來不知道我唸什麼班別,不過問我選修什麼科目,當然也不理解心理學是什麼。父母沒有安排任何的學習或興趣班,我中小學沒有參加過學校宿營,甚至學校旅行,亦不鼓勵參與,皆因可節省額外花費。

唸完中六以後,我以會考成績獲中大取錄,需支付四年的學費和宿費,於是向政府申請資助和貸款。結果要勞煩父母填寫表格、影印存摺及到民政署宣誓,令他們很不高興。首個學期的貸款較遲批出,須請父母先墊支,及後收到款項,立刻全數歸還。猶記得在提款機拿取整筆款項後,屏幕即顯示提款服務暫停,氣得排在我後面的男子說髒話。

畢業後,我在政府當了兩年行政主任,以為已儲得足夠學費和宿費,遂辭職入讀研究院。怎料課本和實習等支出超出預算,幸好學系剛巧可以提供研究助理的兼職,補助學習之餘,還可以繼續給父母家用和還清貸款。

我感恩自己有「教育冷感」的父母,從不在乎我的學業,所以沒有給我壓力,令我學懂努力只為對自己的要求,不為畏懼或取悅父母;我感謝父母從不過問我的選科擇業,不用背負他們的期望,可以按自己的意願自由選擇和計劃將來,並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我多得父母沒有給我安排任何學習或興趣班,讓我有很多時間唸書、玩耍和做喜歡的事,好像看書、寫作、發白日夢……我感激父母教曉我,不要視父母或別人的幫助為理所當然,不用太依賴旁人的關注、認同和鼓勵,養成自律自主、自動自覺的工作態度,而且會堅持自己訂立的目標,習慣自己的事自己解決,更理解及肯定自己的能力。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